<listing id="hbpjd"></listing>
<var id="hbpjd"><video id="hbpjd"></video></var>
<cite id="hbpjd"></cite>
<var id="hbpjd"><video id="hbpjd"></video></var>
<var id="hbpjd"><strike id="hbpjd"><listing id="hbpjd"></listing></strike></var>
<var id="hbpjd"></var>
<var id="hbpjd"></var>
<cite id="hbpjd"><strike id="hbpjd"></strike></cite>
<var id="hbpjd"><video id="hbpjd"><menuitem id="hbpjd"></menuitem></video></var>

簡約的喧囂

2021-05-11    隨筆日志    【手機瀏覽本頁】

長期生活在都市的我,只知道都市的紛爭,卻從沒見過鄉村的喧囂。鄉村的喧囂不似都市那般車水馬龍,人聲鼎沸,更不似都市的夜晚那樣流光溢彩,紙醉金迷。在沒有月色的夜晚,更顯簡約。簡約得只剩一點星光,一些聲響。

星光來自夜空。夜空是鉛灰色的,仿佛一張鐵青鐵青的臉。無數顆星星點綴其上,顯得深邃而靜謐。突然想起母親曾說過的一道謎語:青石板,板石青,青石板上訂銀釘。謎底就是星空。當時,我覺得這個謎語很有底蘊。后來才知道,這并不是母親的首創,而是千百年來民間文學的積淀。在這個無月的夜里,我躺在涼席上,雙手枕于腦后,仰望星空,不免會對曾經癡迷過的民間文化,再度產生一種崇尚的心理;同時,胸中會涌起一股頭頂北斗,腳踢南天的豪氣。一時間,自己仿佛變成了一個勇武的軍人,任何一個細微的場景都會點燃與生俱來的血性。仰望星空,我仿佛置身于茫茫的星海之中,擁有了一個燦爛的人生。夜空中,雖無皓月之明,但有一顆流星由西向東緩緩滑過。星光并不十分耀亮,只是忽閃忽閃地明滅著。若不用心觀察,是很難發現它的存在的。流星雖不那么絢麗,但也給夜空帶來了一線生機。我在猜想,或許它是一顆人造衛星。不然,它為何如此平直地運移于夜空,所過之處,猶如清風吹過,沒有留下一絲痕跡。

而大地,只是漆黑一片,隱隱約約可見附近山巒和樹冠的輪廓。遠處星星點點的燈火,似乎不足以點亮這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那慘淡的星光,更如杯水車薪,遠遠不能使黑夜披上亮麗的外衣。

夜漸漸深了,耳邊傳來徹響的蛙聲。流動的空氣中,時時飄蕩著它們無休止的騷動和曖昧,這使原本就寧靜的夜晚頓時沸騰起來。風聲,從樹冠中飄落下來,似在地上打滾,緊一陣、松一陣的。蛐蛐的叫聲,黑客般地侵襲著我的耳鼓,那些白日里潛伏下來的各種聲響,在這一刻,似乎盡將自己的深沉暴露于天幕之下。而狗的叫聲,更是此起彼伏,響若洪鐘。聽不出它們是在咬人抵觸,還是在迎客。讓人匪夷所思的是,一聲狗叫,何以能引起全村的狗吠!盡管它們的項下各自拴著一條鐵繩,但它們好像是心有靈犀,甚至是一個彼此心照不宣的聯盟!伴隨著這些聲音的哄然響起,一只貓頭鷹突然從頭頂掠過,瘆煞的叫聲令人毛骨悚然。

我睡覺本來就不好,今宵更是徹夜難眠。整整一夜,我充其量就是打了一個盹。迷迷糊糊之中,我被第一聲雞叫驚醒,之后便再也無法入眠。天剛麻麻亮的時候,鳥聲不斷襲來,新的一天開始了。但我知道,白天與黑夜之間是沒有明顯界限的。那短暫的重疊,便似一條時光分水嶺。在夜里,只有保持頭腦清醒的人,才有可能洞察夜晚的真實。那些只知道貪睡的人,無疑是沒有任何感知的。所以,山村之夜的喧囂是用耳朵聽來的,而不是用眼睛看到的。而我在不經意間,似乎窺聽了整個山村的隱私。我知道,每種聲音的質子都似一個游魂一般,各自記錄著他們的喧囂和狀態。

天就要亮了,想在露天下補覺是斷不可能的。因為睡覺也需要一種機緣。黑白交替固然有章可循、視聽相雜也要順其自然。在室外,鳥叫可以喚醒你,晨露可以打濕你。如果你能在這種環境下入眠,除非你疲憊已極,或是一個不正常的人。一個夜晚過去了,代替它的是一個新的黎明,而代替喧囂的又不知會是什么!

我卷起涼席,迎著晨曦回屋休息。說不定,昨夜的喧囂還會撞進我今日的夢里……



相關文章
熱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