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hbpjd"></listing>
<var id="hbpjd"><video id="hbpjd"></video></var>
<cite id="hbpjd"></cite>
<var id="hbpjd"><video id="hbpjd"></video></var>
<var id="hbpjd"><strike id="hbpjd"><listing id="hbpjd"></listing></strike></var>
<var id="hbpjd"></var>
<var id="hbpjd"></var>
<cite id="hbpjd"><strike id="hbpjd"></strike></cite>
<var id="hbpjd"><video id="hbpjd"><menuitem id="hbpjd"></menuitem></video></var>
名人趣史 > 正文

明清時期的3位造反天才

2020-04-21    名人趣史    【手機瀏覽本頁】

以當時的歷史語言稱謂視之,這三位均非“善類”。范文成在大明臣民眼里是地道的“漢奸”,洪秀全被清廷稱為“逆賊”,而孫文成為中華民國國父之前,也被清廷通緝為“四大寇”之一。

然而,拋開政見不論,但就才華而言,這三位是不是人才呢?

恐怕,連他們的對手敵人,也無法就這一問做出否定的回答。

他們的確是人才。

“漢奸”范文成成就了大清一半基業,是他的一個個諳習國情、對癥下藥的“鬼點子”,使后金完全脫胎換骨,由游牧之國巨變為一統中原大地的大清。

盡管范文成的“漢奸”之名很臭很餿,但他的主意一點也不餿,在干掉大明長城袁崇煥那場攻堅戰上,范的反間計使皇太極不戰而屈明之兵;既要漢族人臣服,又要給活路,怎么辦?“剃發留頭”的鬼主意誕生。滿清能夠滅李、滅明,范文程的作用實不可低估。這個“漢奸”在外族主子面前,充分展示了不可多得的才華。也算是人盡其才。

范文程,真真一個漢才。卻怎為后金、不為大明所用?這要從他的身世說起。

提起范文程,他的身世來頭可真不小,提起他的祖先,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那就是集“政治家、軍事家、文學家”于一身的北宋名臣范仲淹。范文程是范仲淹第十七世孫。到了范文程祖父范锪這一代,還曾做到大明兵部尚書一職。不過范锪后來得罪了當朝權臣嚴嵩,備受排擠,最終不得不棄官而去,舉家遷徙。

范文程最終出生在了遼東沈陽衛,那一年是公元1597。

50年后的公元1644年,這是個很特別的年份,李自成攻陷北京,吳三桂放清軍入關,如此風云變幻。而這50年,正是范文程人生的前50年,精彩的前半生。

政治流亡者的后代,注定了他不為本國所用。

身逢亂世,又有不世才華,這邊不用那邊用,我方不行就投到敵方發揮才能。

投入后金陣營后,背負了“漢奸”枷鎖的范文程,戴著鐐銬跳舞,亦盡顯其能。后金凡是涉及到犯明的策略、策反漢族官員,統統都是出自他手。除此之外,后金變前清,新國家制度的建立也離不開范文程。

于是,在“敵國”,范文程官越做越大,成就越來越高,最后居然幫助外族滅亡了本族政府——大明王朝。

范文程之才華已歷史證明過,絕非泛泛之輩。在“敵國”陣營,他是完全可以“開國元勛”自居的。而如果他被本國大明所用,即便不能挽狂瀾于既倒,也不至于以智慧“資敵”。

范文程是大明朝“人才外流”的一個縮影;范文程之功,實乃大明“人才外流”之痛。

不被自己人識貨的又豈是一個范文成。

眾所周知,“天王”洪秀全原是個科舉落榜生,但是一個落榜生能“禍亂”半個大清帝國,是一般“混混”能做到的事嗎?

沒人否認他是個奇才。這個造反的落榜生,從小以“神童”享譽四鄰。他7歲入本地私塾讀書,“五六年間,即能熟頌《四書》、《五經》、《孝經》及古文多篇,其后更自讀中國歷史及奇異書籍,均能一目了然”。

但就這么一個聰明的孩子,差點讓科舉給廢了。洪秀全自14虛歲曇花一現考為童生,此后連續4次,一共經歷17年,未能進學,直到“而立”的三十歲,愣是連秀才都未考取。在一再落榜到公開造反期間,他已經成為社會“邊緣人”,干些不穩定的家庭教師行當,教小孩識字和文化基礎知識,收入比普通農民好不了多少。

當最后一次科考落榜快把自己憋瘋之際,洪秀全的造反則是從一個途徑重啟一場冒險的考試。這場考試一旦成功,他今后就不需再做考生,而是會成為主宰考場的主考官。

在“清妖”的世界里,打下半壁江南來。洪秀全的“答卷”很出色。

從洪秀全前期吸納人才收攏民心的一系列政策來看,他是個有著相當韜略的大才。這個神童的聰明才智,終于在造反之后得到空前發揮!把鬄橹杏谩北凰\得如火純青。他居然把洋上帝的籍貫創造性地發揮,宣稱自己是上帝的另一個兒子,開辟了一條“外來天父”好念經的大仕途之路……

洪秀全之后,是中國第一個大總統孫文,一個改變中國封建歷史的偉人,當然更是曠世奇才。

但就是這么一個有著卓越才華的人,在晚清大佬李鴻章眼里,卻視之為不懂國事瞎胡鬧的愣頭青,將其和平上書當作手紙,乃至逼出一個“國父”來。

如果范文成像他的祖父一樣得到明王朝重用,如果洪秀全被晚清錄取中舉,如果孫中山的上書在當時得到李鴻章的垂青,他們還會不會反戈一擊、另辟蹊徑呢?

如此看來,人才們走上造反之路,也是逼出來的“才藝表演”。

相關文章
熱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