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hbpjd"></listing>
<var id="hbpjd"><video id="hbpjd"></video></var>
<cite id="hbpjd"></cite>
<var id="hbpjd"><video id="hbpjd"></video></var>
<var id="hbpjd"><strike id="hbpjd"><listing id="hbpjd"></listing></strike></var>
<var id="hbpjd"></var>
<var id="hbpjd"></var>
<cite id="hbpjd"><strike id="hbpjd"></strike></cite>
<var id="hbpjd"><video id="hbpjd"><menuitem id="hbpjd"></menuitem></video></var>

石達開

石達開

石達開(1831年3月—1863年6月27日),小名亞達,綽號石敢當,廣西貴縣(今貴港市)客家人,祖籍地在今廣東省和平縣。石達開是太平天國主要將領之一,中國近代著名的軍事家、政治家、革命家、戰略家,武學家,詩人,書法家,愛國將領,民族英雄。

1851年12月,太平天國在永安建制,石達開晉封“翼王五千歲”。

1857年,封“左軍主將翼王”,天京事變曾封為“圣神電通軍主將翼王”,軍民尊為“義王”(本人謙辭不受)。

石達開是太平天國最具傳奇色彩的人物之一,十六歲受訪出山,十九歲統帥千軍萬馬,二十歲獲封翼王,三十二歲英勇就義于成都。一生轟轟烈烈,體恤百姓民生,生平事跡為后世所傳頌,被認為是“中國歷代農民起義中最完美的形象”。


詞條概要

石達開,太平天國將領。1850年率四千余人參加金田起義,被封為左軍主將;1851年太平天國在永安建制,被封為翼王;1863年兵敗被被俘,在成都就義。

人物簡介

  石達開簡傳

  1831年,石達開出生于廣西貴縣(今貴港市)北山里那邦村一個小康之家,漢族客家人,原籍廣東和平縣下車鎮,母親是壯族人,有兩妹一姊,沒有兄弟。石達開幼年喪父,八、九歲起獨撐門戶,務農經商之余,習武修文不輟,十三歲時處事已有成人風范,因俠義好施,常為人排難解紛,年未弱冠即被尊稱為"石相公"。

  道光年間,官場腐敗,民生困苦,石達開十六歲那年,正在廣西以傳播基督教為名籌備反清起義的洪秀全、馮云山慕名來訪,邀其共圖大計,石達開慨然允諾,三年后毀家紓難,率四千余人參加金田起義,被封為左軍主將。1851年12月,太平天國在永安建制,石達開晉封"翼王五千歲",意為"羽翼天朝"。

  從1851年1月到1853年3月,石達開隨太平軍轉戰數省,戰功卓著,尤其是1852年西王蕭朝貴在湖南長沙陣亡后,太平軍在長沙城下陷入清軍反包圍,形勢萬分危急,石達開率部西渡湘江,開辟河西基地,緩解了太平軍的缺糧之危,又多次擊敗進犯之敵,取得"水陸洲大捷",重挫清軍士氣,其后,為全軍先導,經河西安全撤軍,跳出反包圍圈,奪岳陽,占武漢,自武昌東下金陵,二十八天挺進一千八百里,戰無不勝,攻無不克,令清軍聞風喪膽,號之曰"石敢當"。

石達開

  1853年3月,太平天國定都金陵,改號天京,石達開留京輔佐東王楊秀清處理政務。定都之后,諸王享樂主義抬頭,廣選美女,為修王府而毀民宅,據國庫財富為己有,唯石達開潔身自好,從不參與。

  1853年秋,石達開奉命出鎮安慶,節制西征,他打破太平天國以往重視攻占城池、輕視根據地建設的傳統,采取穩扎穩打的策略,逐步擴大根據地范圍,親自指揮攻克清安徽臨時省會廬州(今合肥),迫使名將江忠源自盡。過去,太平天國沒有基層政府,地方行政一片空白,石達開到安徽后,組織各地人民登記戶口,選舉基層官吏,又開科舉試,招攬人材,建立起省、郡、縣三級地方行政體系,使太平天國真正具備了國家的規模;與此同時,整肅軍紀,恢復治安,賑濟貧困,慰問疾苦,使士農工商各安其業,并制定稅法,征收稅賦,為太平天國的政治、軍事活動提供所需物資。

  1854年初,石達開在安徽人民的贊頌聲中離開安徽,回京述職,太平天國領導層對他的實踐給予充分肯定,從此放棄了絕對平均主義的空想,全面推行符合實情的經濟政策。

  1854年夏秋,太平軍在西征戰場遭遇湘軍的兇狠反撲,節節敗退,失地千里。石達開看出兩軍最大差距在于水師,便命人仿照湘軍的船式造艦,加緊操練水師。在湘軍兵鋒直逼九江的危急時刻,石達開再度出任西征軍主帥,親赴前敵指揮,于1855年初在湖口、九江兩次大敗湘軍,湘軍水師潰不成軍,統帥曾國藩投水自盡,被部下救起,西線軍事步入全盛。同年秋天,石達開又揮師江西,四個月連下七府四十七縣,由于他軍紀嚴明,施政務實,愛護百姓,求賢若渴,江西人民爭相擁戴,許多原本對太平天國不友好的知識分子也轉而支持太平軍,隊伍很快從一萬多人擴充到十萬余眾,敵人哀嘆"民心全變,大勢已去"。

  1856年3月,石達開在江西樟樹大敗湘軍,至此,湘軍統帥曾國藩所在的南昌城已經陷入太平軍的四面合圍,對外聯絡全被切斷,可惜石達開適于此時被調回天京參加解圍戰,雖然大破江南大營,解除了清軍對天京三年的包圍,卻令曾國藩免遭滅頂之災。

  同年9月,"天京事變"爆發,東王楊秀清被殺,上萬東王部屬慘遭株連,石達開在前線聽到天京可能發生內訌的消息,急忙趕回阻止,但為時已晚。北王韋昌輝把石達開反對濫殺無辜的主張看成對東王的偏袒,意圖予以加害,石達開逃出天京,京中家人與部屬全部遇難。

  石達開在安徽舉兵靖難,上書天王,請殺北王以平民憤,天王見全體軍民都支持石達開,遂下詔誅韋。11月,石達開奉詔回京,被軍民尊為"義王",合朝同舉"提理政務"。他不計私怨,追擊屠殺責任時只懲首惡,不咎部屬,連北王親族都得到保護和重用,人心迅速安定下來。在石達開的部署下,太平軍穩守要隘,伺機反攻,陳玉成、李秀成、楊輔清、石鎮吉等后起之秀開始走上一線,獨當一面,內訌造成的被動局面逐漸得到扭轉。但天王見石達開深得人心,心生疑忌,對石達開百般牽制,甚至意圖加害。為了避免再次爆發內訌,石達開不得已于1857年5月避禍離京,前往安慶。

  1857年9月,天王迫于形勢的惡化遣使持"義王"金牌請石達開回京,石達開上奏天王,表示無意回京,但會調陳玉成、李秀成、韋俊等將領回援,并以"通軍主將"身份繼續為天國作戰。此后,石達開前往江西救援被困的臨江、吉安,擁戴他的安徽太平軍將領大都留守安徽。因沒有水師,無法渡過贛江,救援行動失敗,石達開又于次年進軍浙江,并聯合國宗楊輔清進軍福建,欲開辟浙閩根據地,與天京根據地連成一體。

  浙江是江浙皖清軍的主要餉源,為阻止石達開攻浙,清廷急調各路兵馬增援,最終不得不命丁憂在籍的曾國藩重任湘軍統帥,領兵入浙。太平軍在浙江取得許多勝利,但江西建昌、撫州失守后,入浙部隊失去了后方,協同作戰的楊輔清又在被天王封為"木天義"后從福建撤軍,為免四面受敵,石達開決定放棄攻浙,撤往福建,后又轉戰到江西。石達開建立浙閩根據地的努力雖因內外矛盾以失敗告終,卻牽制了大量清軍,為太平軍取得浦口大捷、二破江北大營、三河大捷等勝利創造了有利條件。

  是冬,石達開經與部將會商,決定進攻湖南,取上游之勢,再下趨湖北,配合安徽太平軍作戰,并伺機分兵入川。1859年春,石達開自江西起兵入湘,發動"寶慶會戰"。彼時湘軍正計劃分兵三路進攻安慶,聞石達開長驅直入湖南腹地,軍心全線動搖,只得將因勢利導,全力援湘。面對湘軍的重兵馳援,石達開孤軍作戰,未能攻克寶慶,被迫退入廣西休整。

  1861年9月,石達開自桂南北上,于1862年初經湖北入川,自此,為北渡長江,奪取成都,建立四川根據地,石達開轉戰川黔滇三省,先后四進四川,終于1863年4月兵不血刃渡過金沙江,突破長江防線。5月,太平軍到達大渡河,此時太平軍尚有四萬余人。對岸尚無清軍,石達開下令多備船筏,次日渡河,但當晚天降大雨,河水暴漲,無法行船。三日后,清軍陸續趕到布防,太平軍為大渡河百年不遇的提前漲水所阻,多次搶渡不成,糧草用盡,陷入絕境。為求建立"生擒石達開"的奇功,四川總督駱秉章遣使勸降,石達開決心舍命以全三軍,經雙方談判,由太平軍自行遣散四千人,這些人大多得以逃生。剩余兩千人保留武器,隨石達開進入清營,石達開被押往成都后,清軍背信棄義,兩千將士全部戰死。

  1863年6月27日,石達開在成都公堂受審,慷慨陳詞,令主審官崇實理屈詞窮,無言以對,而后從容就義,臨刑之際,神色怡然,身受凌遲酷刑,至死默然無聲,觀者無不動容,嘆為"奇男子"。

  石達開遠征人數考

  長期以來存在一個很大的誤會。許多史學著作都把石達開1857年5月底離京時帶走的隊伍人數夸大了,有的說是20萬人,有的說是十余萬人,有的不說具體數字,只說大隊人馬。這樣一來,大家就認為石達開拉走大隊人馬,大鬧分裂,有意拆太平天國的臺。其實史實并不如此。根據清庭檔案中的何桂清奏折中說:

  "傳聞本月十一日(指咸豐七年五月十一日即公元1857牢6月2日),偽翼王石達開已由銅井渡江逃往江北,洪逆令蒙賊禾賊追之。"

  這里記載石達開渡江的時間與地點均不誤,但未說人數。但從石達開只在一個小鎮銅井渡江,而且一天之內就渡完了的情況看來,人數顯然不多。

  7天之后,即1857年6月9日,石達開率領軍到達安微無為州,清方福濟,鄭士魁等的奏折中說:

  "茲據無為州在籍教諭征煥等稟稱:五月十八日(即1857年6月9日)石逆由金陵帶其黨與數千,道經該州前往上游,到處張貼偽示,傳諭各賊。察其詞意,因洪逆疑忌過甚,懼害脫逃。"

  此奏折原件保存在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其中所說的"偽示"即右達開的《五言告示》也在多處發現,有案可查,絕非虛構。因此,我們就可以說,石達開離京時帶定的人數不過數千人,因為清方官員對于太平軍人數一般只會多報,不會少報。

  9月,洪秀全在形勢和輿論雙重壓力下,罷免了安福二王,派人送"義王金牌"邀石達開回京主政,但石達開一則不相信洪秀全的所謂"誠意",二則他一向對洪秀全進入天京后不思進取,只圖保東南一隅的做法不甚贊成,因此決定從此"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按照自己的戰略思想去指揮作戰。然而,盡管如此,石達開還是提出了一個折中的緩解局勢危急的方案---德興阿在給清帝奏章中提到這份奏章的內容,"令賊黨李壽(秀)成會合張洛行領數十萬賊分擾下游,又調賊黨陳玉成,洪仁常,洪春元,韋志俊,楊來清等各率數萬及五六千不等概回金陵,并欲赴援江西,竄擾浙江"。據德興阿奏報說,奏章上還有洪秀全的批復。

  10月5,石達開率軍離開駐扎了四個月的安慶,這時他身邊已經從初時的幾千人陸續匯集成了數萬人的軍隊,都是因不忿洪秀全的所為而主動前來投奔追隨的將士。不過從上述奏章上看,由于調派至長江下游及回天京的軍隊甚多,再加上石達開的整個部署既然志在救援天京,當不可能從重要據點抽調重兵。以軍隊論,連說石達開將合朝好文武都帶走的《李秀成自述》本身也承認,翼王早在回天京時便"將打寧國之兵交與陳玉成管帶",所謂"打寧國之兵"就是石達開帶回天京的靖難之師,是他在江西和安慶的精銳部隊的一部分。同樣,駐守句容一帶的軍隊也都是石達開的部隊,他為了顧全天京防務,也并沒有就近帶走。

       以將領論,除了陳玉成、李秀成、韋志俊等被指示援救天京外,安慶張朝爵、陳得才,無為朱鳳魁,彭澤賴冠英,潛山葉蕓來,還有梁立泰,陳坤書,這些都是受石達開節制多年的舊部,也是安徽地方的主要將領,但他們都沒有跟隨石達開南下江西,其中如張朝爵、陳得才、葉蕓來,陳坤書都是太平天國后期的棟梁之將。據《李忠武遺書》記載,東梁山一帶都是石達開的部下,他們前來追隨石達開時,石達開"勸令皆散去",只是"其黨皆不肯,仍從石逆在安慶。"石達開為了顧全大局,對于某些自愿來追隨他的隊伍還曾勸他們返回原駐地。而跟隨石達開離開太平天國轄區征戰的將領中,著名者只有張遂謀,賴裕新,傅忠信,余忠扶等幾人而已,其中沒有一名侯爵,除石達開親族外,記載所知丞相僅一人,檢點也只有三人,后來遠征軍中被提拔起來的的名將朱衣點,彭大順,吉慶元,汪海洋,譚體元等,此時還都名不見經傳,如朱衣點在天京事變時還只不過是個"將軍",是太平軍佐將中最低的一級。

  從以上諸點來分析,石達開離開安慶時直接帶領的軍隊人數是很有限的,重要將領也很少,上文所引德興阿附奏的石達開給洪秀全之奏章中一些重要將領回援天京的指示也證實了這一點。

 

活動年表

  日期:1831年3月(清道光11年2月)

  ⊙石達開出生于廣西貴縣那邦村

  日期:1847年

  ⊙秋,洪秀全馮云山至貴縣訪石達開,邀其共圖大事。天平天國史謂之"訪石相公",以"三顧茅廬"喻之。

  日期:1850年

  ⊙8月20日在螞蟥沖豎旗誓師,率2000人向金田開拔。在六合,卷蓬等村遭叮囑團練截擊,大破之,并進展潯江北岸軍事要地白沙圩。

  ⊙9月率部4000人抵金田,與楊秀清,蕭朝貴共同主持團營軍務,負責訓練士兵,兼管財務。

  日期:1851年

  ⊙1月11日金田起義,正號太平天囯元年。不久,分封五軍主將,石達開被封為左軍主將。

  ⊙6月石達開在中平新寨一帶大敗清都統烏蘭泰,周天爵部,是為"獨鰲山之戰"。

  ⊙9月11日與蕭朝貴同為"開通前路"先鋒,率部自新圩突圍北上

  ⊙9月25日進克永安。此為太平軍所陷第一座城池。

  ⊙12月17日洪秀全在永安封王建制,石達開封翼王,"羽翼天朝",號五千歲。

  日期:1852年

  ⊙4月5日石達開率部于深夜出擊玉龍關,全殲守敵。全軍隨由此突出永安。

  ⊙4月8日清軍烏蘭泰所部在龍寮口大洞山陷入石達開和蕭朝貴所設重圍,清總兵4員和5000清軍全數被殲。

  ⊙6月10日太平軍在全州蓑衣度遭江忠源部湘勇襲擊,鏖戰兩晝夜,馮云山傷重殉國。

  ⊙9月12日蕭朝貴率部攻長沙時中炮陣亡

  ⊙10月太平軍大部連日攻長沙不下,陷于5萬清軍內外夾擊之中。石達開率精銳兵渡湘江,筑聯營阻敵援軍,并就地打糧。

  ⊙10月31日石達開在水陸洲(橘子洲)設伏,清向榮部3000人全軍覆沒,向榮僅以身免。

  ⊙11月30日太平軍撤圍北上

  ⊙12月石達開率部奪益陽,下岳州,克漢陽,取漢口。

  日期:1853年

  ⊙1月太平軍圍武昌,石達開擔任拒援任務,與向榮援軍對峙,使其不能接近,武昌陷入遂成孤城。1月12日太平軍攻克武昌

  ⊙2月9日督部自武昌分水陸東下,連下黃州,九江,安慶,蕪湖。

  ⊙3月19日率部攻克南京,迎洪秀全入城,建都"天京"

  ⊙3月-8月協助東王楊秀清佐理政務。

  ⊙9月-12月出鎮安慶,經略安徽。其間試行"按畝輸錢米"的土地政策,不過三月,即"軍用裕而百姓安""頌聲大起"。史稱"安慶易制"。

  日期:1854年

  ⊙年初以東王北王翼王名義發布"照舊交糧納稅"政策,將’安慶易制"全面推行,太平天囯從此放棄"天朝田畝制度"。

  ⊙2月奉召回京,主持天京防務建設,設"望樓"制。并助東王協理軍國要務。

  ⊙6月以東王名義復信給英國使節麥華陀等,重申太平天囯在主權,宗教,通商等方面的立場。答英人所提出之三十條,并質問五十條。

  ⊙7月返回安慶,設廠造船,訓練師。

  ⊙12月受命督師西征。旋赴湖口,指揮九江湖口保衛戰。

  日期:1855年

  ⊙1月將湘軍水師肢解于內河與外江兩處,阻塞湖口,大敗湘軍水師。

  ⊙2月11日夜在九江再破湘軍水師,擄湘軍主帥曾國藩座船。曾國藩乘舢板逃脫,投水自殺,為其部所救。此后石達開分兵三路,全線反擊。

  ⊙4月3日太平軍第三度攻克武昌,湖北省長江兩岸大部為太平軍所得。

  ⊙10月率部由安慶進援武昌,激戰后占領崇陽,欲攻湘軍老巢湖南。因協同作戰的韋俊部連續受挫,遂改變計劃,突然回師江西,連戰皆捷。

  日期:1856年

  ⊙3月克江西吉安,在樟樹大敗湘軍周鳳山部。江西13府中8府50余縣盡歸太平軍所有。其間,胡林翼被迫放松對武昌的進攻而回援江西,湘軍悍將塔齊布,羅澤南皆死,曾國藩困守南昌,已成孤城。

  ⊙4月率軍三萬星夜馳援天京,分三路入皖。

  ⊙5月連克寧國等數鎮,逼近秣陵,分兵三路對敵形成鉗形攻勢。

  ⊙6月佯攻溧水,江南大營張國梁所部盡皆出援。石達開會同秦日綱陳玉成李秀成部,大破江南大營。

  ⊙7-8月回援湖北,在洪山與攻武昌之湘軍展開激戰,漸將對洪山敵形成合圍。

  ⊙9月2日韋昌輝秦日綱等襲殺楊秀清及其部眾兩萬余人,是為天京事變。

  ⊙9月5日石達開撤軍,移營后退。

  ⊙10月初石達開輕車簡從回天京排解,議止殺之計,韋昌輝欲害之,石達開縋城而出,家屬及王府所部盡皆遇害。石達開至安慶后,上書天王,請誅韋昌輝,為天王所拒,天王并下詔懸賞捉拿石達開。石達開乃號召各路,舉兵靖難。是時得悉陳玉成寧國失利,皖南告急,遂暫緩回京,率師以援寧國。

  ⊙11月韋昌輝被誅,石達開回京,"合朝同舉翼王提理政務",軍民共上"義王"尊號,天王封之為"圣神電通軍主將"。對"義王"之號,石達開謙辭不受,乃以"圣神電通軍主將翼王"之職總理軍政。

  日期:1857年

  ⊙初,石達開提理政務,軍事上采守江西,反攻鄂皖,局面漸漸好轉。但為洪秀全所忌,先封安福二王,后連封洪姓王侯16人挾制翼王,乃至有加害之意。

  ⊙5月底石達開率所部隨從千人,離京至安慶

  ⊙6月9日在安徽無為張貼《五言告示》,將被迫離京苦衷召告全國,并諄諭軍民"依然守本分,照舊建功名""或隨本主將,亦足標元勛。"。

  ⊙9月天京形勢惡化,洪秀全罷安福二王,命人送義王金牌請石達開回京,是為石達開所拒。同月,石達開上書天王,提出由自己先赴援江西,鞏固上游,而后兵進浙江,同時令李秀成聯絡捻軍張樂行分擾下游,陳玉成韋俊等回師天京,以相互配合,解天京之圍,為天王所允。

  ⊙10月石達開兵進江西,克樂平,萬年。同月,洪秀全降石達開封號為"電師"(原為"圣神電")

  ⊙12月石達開率兵援吉安,渡贛江受挫,退回撫州。同月,洪秀全取消所授"義王"封號,改回"翼王"。

  日期:1858年

  ⊙2月自撫州,進賢,東鄉東進廣信,為入浙做準備。

  ⊙4-5月率軍入浙,克江山,所屬石鎮吉部占處州,大敗清總兵周天受,明安泰,攻占武義,云和。

  ⊙7月放棄攻浙,分兵進入福建。

  ⊙8月洪秀全分封五軍主將,實際已取消石達開"通軍主將&apos;之職,石部受封的楊輔清率部撤出福建。

  ⊙11月石達開回師江西

  ⊙12月進占瑞金,南安府.

  日期:1859年

  ⊙2月會諸將于南安,確定進圖四川之大計。同月分并兩路,突入湘南。

  ⊙5月-8月與清軍激戰于寶慶,未克,被迫退入廣西。這是石達開遠征后第一次重大的軍事失利。

  ⊙10月攻克慶遠府,屯兵駐軍,操連士卒。

  日期:1860年

  ⊙5月所部彭大順,朱衣點等67名將領率軍20萬脫離。東返天京。

  ⊙6月撤離慶遠,進占賓州,上林,武緣等地。

  ⊙秋"通軍主將"銜被洪秀全正式取消,加"開朝公忠軍師"和"殿左軍"虛銜。同時,"電師"封號被取消,改授與蕭朝貴(成為"圣神雨電")。同時,取消韋昌輝"雷師"頭銜,改授與楊秀清(成為"圣神風雷")。

  日期:1861年

  ⊙年初"殿左軍"頭銜被洪秀全取消。

  ⊙7月因投效之天地會將領叛變,放棄上林等地,退至貴縣。

  ⊙9月離開貴縣,西出橫州,兼程北上,經融縣,懷遠沖出廣西,進入湘鄂邊界,直趨四川。

  日期:1862年

  ⊙1月30日在湖北來鳳與先期入貴州四川的曾廣依部會師,全軍已再次發展至10萬人。

  ⊙2月克咸豐,利川,17日進入四川。分別三路至涪州會師。

  ⊙4月渡過烏江,兵臨涪州。石達開發布著名的《翼王石達開告涪州城內四民諭》,被后世史家贊為"全篇革命大義與愛民精神充分表露,不作宗教宣傳之語,真是藹然仁者之言,是可傳也。"(簡又文《太平天囯全史》)

  ⊙因敵軍有備,渡江不易,旋即放棄攻城,西進巴縣。

  ⊙5月進攻纂江,欲借以攻重慶再渡長江。因內應暴露,敵軍有備,受挫后即停止攻城,渡赤水,進入川南。

  ⊙8月進軍合江,大敗湘軍劉岳昭部。但因沿江清兵重兵布防,遂決定繞道黔滇,至金沙江尋找渡江機會。

  ⊙10月入貴州,長驅直入。分并兩路(后成為三路),以迷惑敵軍。

  ⊙11月石達開本部由云南鎮雄入川,進駐橫江。

  日期:1863年

  ⊙1月清軍調集川滇湘軍多部,欲攻占橫江,以阻止太平軍搶渡金沙江。15日,雙方在橫江激戰,太平軍堅守22日,后因叛徒倒戈而被迫撤兵,退入云南。

  ⊙4月石達開命分支李福猷部大張旗鼓東入貴州,各路清軍誤以為是其主力,紛紛追趕,15日,石達開遂率本軍四萬余人在未遇抵抗的情況下自米糧壩輕易渡過金沙江

  ⊙5月太平軍進占寧遠,經冕寧小路,14日進抵大渡河南岸與松林河交匯處的紫打地,此時北岸尚無一名清軍。太平軍造閥準備渡過大渡河,直下成都。

  ⊙5月15日降暴雨,河水突漲,無法以木筏渡河,向導介紹,此時非漲水季節,只因山洪爆發才突漲,很快會回落,石達開遂下命休息三日,造船待機。

  ⊙5月17日天晴,但對岸出現清軍。第一次試探性搶渡不利

  ⊙5月21日第二次搶渡,河水突然暴漲,五千精銳無一生還

  ⊙5月23日搶渡松林河和十里磨坊溝不利

  ⊙6月4-6日與土司議和不成

  ⊙6月9日率殘部6千人離開紫打地向東 突圍

  ⊙6月11日因被老鴉漩水勢所阻,突圍無望,石達開至洗馬姑清營談判。

  ⊙6月12日談判后,遣散4千人,余2千人不繳械,移住大樹堡。當日,石達開率幼子及少數部將入隨楊應剛而行。后唐友耕強行奪俘,石達開等與2千人失去聯絡,后此2千人大多被殺。

  ⊙6月27日石達開在成都慷慨就義。

  日期:1902年

  ⊙梁啟超在《新民從報》上刊出五首所謂"石達開遺詩",后收入《飲冰室合集》,但基本被肯定為偽作。

  日期:1906年

  ⊙南社詩人高天梅偽造《石達開遺詩》共25首,在上?,以鼓吹民氣,號召革命。

  日期:1939年

  ⊙柳亞子在《大風旬刊》上連續發表兩篇文章,說明《石達開遺詩》系偽作。

 

練兵三法

沖鋒訓練?

  石達開從貴縣到桂平集中以后,專門負責操練兵馬,他是一個善于打仗的人。同時,他還兼管理財政。石達開練兵的時候,叫大家跟著馬跑得一樣快,誰能趕到馬的前頭,就算得是好兵。石達開擔負其操練人馬的責任。要把原先的礦工和農民訓練成為善戰的隊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石達開早在進行“拜會”活動時,就已經比較注意對會員施行戰斗教練,經常招請練武的教師向他們傳授武藝;至此,他更定出一些辦法來鍛煉群眾的作戰能力,例如,他常叫群眾拉著馬尾巴,跟著疾馳的馬匹奔跑,以此來訓練他們沖鋒陷陣的本領。

騎術訓練

  石達開參加了拜上帝會,在貴縣、白沙一帶積極開展革命宣傳和組織工作。金田起義前,他帶領一支擁有三千多武裝齊全.訓練有素的隊伍參加太平軍。洪秀全看見這支隊伍,十分高興,就命石達開專門負責加緊訓練天軍。

  當時,各地拜上帝會的武裝聚集金田.每天都在盤營上練兵。石達開要求非常嚴格。他常教育部隊,功夫要練到家,不能馬馬虎虎,十八般武藝,樣樣俱精,井能做到言傳身教。傳說他練馬非常奇特。除了快跑、俯身跑、臥跑外,還在地下放著一把刀,騎馬的戰士揚鞭催趕快馬,馬飛跑到放刀的地方,戰士即踩著馬鞍磴子俯身去拾刀。誰能拾刀到手,又不掉下馬來,就算練得一手硬功夫,獲賞錢三枚。練得第一手騎馬硬功夫后,還有第二手,把裝進炮筒里的鐵丸子一顆放在草坪上,馬跑如飛,當跑到放鐵丸子的地方,誰能俯身拾到鐵丸子,又不掉下馬來,就算練得第二手硬功夫,獲賞銅錢五枚。第三種硬功夫就是逐步升級,把小小的一枚銅錢放在地上,戰士跑馬飛奔,當馬飛跑到放銅錢的地方,即俯身去撿銅錢,誰撿得銅錢在手,馬技就算是到家了。

  石達開因為練兵嚴格,一絲不茍,天軍訓練有素。金田起義后,他訓練的軍隊即成為太平軍的主力,充當先鋒,攻無不克、戰無不勝,殺得清軍失魂喪魄,聞風而逃。

體力訓練

  有了會眾的隊伍,石達開就著手訓練工作,他在那邦村背建了一個練武場,又在可覽山上建一個跑馬場,進行各種兵器使練,并進行會員的體力訓練。其中有用石頭木棍自制的扛鈴,重量有的達百多斤,有些會員能用腳挑起,再用雙手接住,然后舉起來。其中有的體力更大的能擔起兩個石滾子(土話叫石碾)從圩回到奇石(相距十五、六公里).有一次,縣官派幾個探子到奇石刺探石達開拜上帝會的情況,這些人去到六屈村一個會員家里,這個農民正忙著洗石磨,準備磨包粟,見了幾個可疑的人,趁機顯示自己的武功,于是,輕輕把磨頭提起,在頭上轉了一圈,隨即放下。對幾個陌生人說: 你們來干什么?”幾個探子見到這種情況,轉身急急走了。

  石達開如此重視他的隊伍的訓練,難怪他出征時所帶的隊伍,成為一支驍勇善戰,無堅不摧的部隊,他被清軍號為“石敢當”。在首義諸王中,重視對部隊的訓練,他算是為首者。

人物告示

告涪州訓諭

  太平天國翼王石達開告涪州城內四民訓諭

  真天命太平天國圣神電通軍主將翼王石為訓諭涪州城內四民人等知悉:

  照得愛民者寧捐身以救民,必不忍傷民而為己;知幾者每先事而見幾,必不到昧幾以徇人。

  茲本主將統兵蒞此,查爾涪城妖兵無幾,團練為多,究其故總是該胡官等自料兵微,逃者畏罪,守則懼死,是以生設詭計,惑以眾志成城,抗我王師。徒為螳臂當車,安得不?勞窮民苦磨筋骨,名為各保身家;耗富戶捐納金錢,實則共危性命。

  今者大軍渡江,城亡旦夕。際此時候,伊為胡官,即當出城,決一死戰,勝則不獨前程可保,即爾百姓身家亦得護持;如已敗績,伊為胡官者,死之應當;必先飭爾民等,納唉投降,免遭慘戮;或令預為遷居,保全眾命,似此方為爾等父母之官,妖朝愛民之將。目下大兵壓境,退守城中,徒作楚囚對泣,竟束手無策;而乃化民屋為灰燼,惡焰熏天;委巷市于祝融,炎光觸地。致蒼生無托足之區,赤子有破家之嘆。無心失火,為官者尚奔救恐遲;有意延燒,撫民者何兇殘至此?傷心慘目,我見猶憐;飲泣吞聲,人孰無恨?嗟夫!爾民受胡妖籠絡,身為伊死,家被他焚。如此之仇,直覺不共戴天;雖生啖其肉,不足雪其恨。爾等猶不自省悟,反在城效死勿去,何愚之甚也!

  本主將立心復夏,致意安民,欲即破厥城池,為民雪恨,竊恐玉石俱焚,致眾含冤。爾四民等痛無家之可歸,愧有仇而不報,誠能效沛子弟,殺酷令以歸降,自當妥為安撫,不致一枝無棲,兵嚴約束士兵,秋毫無犯。即伊爪牙甚眾,下手殊難,尚自家室同謀,抽身獨早;或遷徙郭以圖全,妖民自別;或渡河以待撫,良莠攸分。網開三面,用命者大可逃生;仁止一心,體德者自能造福。倘其執迷不悟,如野鬼之守孤墳,終必后悔已遲,思獵犬而逐狡兔。特此訓諭,切切凜遵。太平天國任戌拾貳年貳月十四日

  背景資料

  《翼王石達開告涪州城內四民訓諭》是太平天國后期著名文告之一,也是體現石達開一貫之愛民思想的重要文獻。文告發布于太平天國壬戌十二年二月十四日,當時石達開所率領的遠征軍勢如破竹,強渡烏江,清軍沿岸二百里防線一夜之間全部瓦解,兵鋒直指涪州城下。涪州守官不顧城外居民的死活,下令放火將城外民房盡數燒光,用這些民房的磚石修墻筑壘,石達開親抵城外時,火光猶未熄滅,百姓流離失所,慘不忍睹,乃義憤填膺,發布了這道《告涪州城內四民訓諭》,命人射入城中。訓諭中陳述了太平軍恢復華夏,吊民伐罪的宗旨,痛斥地方官的殘暴與無能,號召百姓起來共抗暴政。這篇告示還有一個顯著特點,就是沒有涉及宗教,全文不帶一處天父天兄字樣。這是它與其他太平天國同類文書的一個重大不同,故香港著名學者簡又文說它"全篇革命大義與愛民精神充分表露,不作宗教宣傳之語,真是藹然仁者之言,是可傳也。"

  太平天國翼王石達開招募兵壯告示

  真天命太平天國圣神電通軍主將翼王石為招募兵壯,出力報效事:

  照得沖鋒破敵,固力強可必得勝;斬將搴旗,而年富足以取功。緣本主將匡扶真主,誅滿夷之僭竊,整中華之綱常,解士庶之倒懸,拯英雄之困頓。志士抱不平,均愿講武;窮人原無告,共樂從戎。編為行伍,英銳非夸,立就功名,忠勇無比。雖今教練以成材,實由自奮而致此。試觀英雄以事夷而羞,甘屈志于泉石;豪杰因勤王不遇,猶隱逸于蓬門。未獲吐氣揚眉,未能攀龍附鳳。復見幾許少年,多屬終身飄蕩;若非勇士,仍然閉世閑游。為輕振作二字,遂廢事業于千年;非流而忘歸,亦出乎無奈。又有替傭工,終衣食之莫給;抑或微本貿易,獲利息之幾何?然與其食居拮據于草野,曷若投軍投效于王朝?杲能自拔歸來,決不能求全責備。片長薄技,定錄用無遺;俗子凡夫,豈有遴選不及?愿從征者,各須放膽,圖樹績者,切勿隳心,F今處處均有聚義,可惜徒為烏合;人人皆欲奮興,堪憐未遇龍飛。本主將大開軍門,廣羅武士,收納不拒萬千,招募無論什佰。先教以止齊之節,復列于戎行之間。待之同如手足,用之以作干城。先登為勇,于疆場標無名之敵;后殿為功,在朝廷邀破格之賞。尚翼群雄,相率前來;縱然一人,何妨獨至。稱戈比干,乃少壯之事;得爵受祿,亦忠勇所無難。慎勿落魄自甘,仍然裹足;當知見才不棄,盡可寬心。特此諭告,咸使聞之。太平天國壬戍十二年。

  背景資料

  這份告示發布于一八六二年石達開轉戰于川黔滇各地時所貼出的召兵告示,是一份帶有政治宣言意味的告示,對了解石達開遠征軍后期的信仰宗旨等有很大幫助。

  告示首先闡明了太平軍的宗旨是"整中華之綱常,解士庶之倒懸",前者是推翻滿族統治,后者是救民于水火。文章的用詞十分考究,"誅滿夷之僭竊",說明太平軍針對的是滿族人"竊華夏神器而自居"的行為,而不是滿族人這個群體。文章前半部分所針對是貧苦百姓和有志之士,后半部分則是針對各地義軍。文中指出,人民生活痛苦的主要原因是階級壓迫(如"又有替傭工,終衣食之莫給;抑或微本貿易,獲利息之幾何"),民族壓迫(如"英雄以事夷而羞,甘屈志于泉石;豪杰因勤王不遇,猶隱逸于蓬門"),因此號召生活無依的貧困百姓,隱身林泉的有志之士,以及胸無大志的各路義軍,共同參加到太平軍"整中華之綱常,解士庶之倒懸"的事業中來。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這篇對立國用兵的宗旨及招募人才的標準說得面面俱到,又張貼于三省各地的告示,全文無一處涉及"上帝""天父天兄"等宗教用語,因而與《翼王石達開告涪州城內四民訓諭》一樣,可以作為石達開遠征軍后期已完全放棄宗教迷信,轉以"驅逐韃虜,解民倒懸"為宗旨及號召的重要佐證。

人物武藝

  石達開不僅是太平天國一代名將,同時也是晚清中國的武學大家,在戰場上,他是以沖鋒陷陣、驍勇善戰聞名的"悍將",在武學修為方面,《北平國術館講義》更將他與許宣平、達摩祖師、宋太祖、岳武穆、張三豐、戚繼光、甘鳳池等人并論為中國歷史上最杰出的拳術名家,只可惜由于他的身份敏感,清政府在太平天國敗亡后大肆銷毀各種對太平天國人物的正面記載,以致他作為武林高手在后世的名聲遠不能和以上諸人相比。

  據《清稗類鈔》《太平天國野史》記載,石達開的拳術"高曰弓箭裝,低曰懸獅裝,九面應敵。每決斗,矗立敵前,駢五指,蔽其眼,即反跳百步外,俟敵踵至,疾轉踢其腹臍下。如敵勁,則數轉環踢之,敵隨足飛起,跌出數丈外,甚至跌出數十丈外者,曰連環鴛鴦步",民間認為這種武藝就是后來號稱"北腿之杰"的"戳腳拳",傳說石達開還曾將這種武藝傳授給選拔出來的士兵,用于作戰,

  石達開不僅武功出眾,而且內外兼修,他和陳邦森比武的故事已成為后世武林口耳相傳的掌故。根據文字記載和口碑傳說,兩人相約各自擊打對方三拳,受拳者不得還擊,"邦森拳石,石腹軟如綿,邦森拳如著碑,拳啟而腹平。石還擊邦森,邦森知不可敵,側身避,碑裂為數段"。

文藝作品

  石達開不僅是太平天國第一流的大軍事家與大政治家,而且一百多年來,一直以能詩聞名于世。名將與詩人集于一身,這在太平天國人物中間是僅有的一位?上н@位真正能詩的英雄詩人死得太早,在十多年戎馬倥傯的生活中,無暇吟詩作賦。所以沒有較多的作品遺留下。后人偽造石達開詩文的現象的確比較突出。這種情況不僅在太平天國人物中是唯一的;有史以來歷代千千萬萬的名人中,也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與石達開相比。

  石達開雖然能詩,但詩名如此之大,自有不少原因。在安慶易制與經略江西之后,他的政績引起大家的注意。大家都認為他有才,如湖南人紛紛傳說他是湖南拔貢,謠言甚至傳進咸豐皇帝耳朵里,下旨令曾國藩查明。當時湖南人,特別是湖南讀書人非常有優越感,不但以“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楷模自許,也大有天下英才盡在三湘的驕傲,所以湖南人一再誤傳翼王是湖南讀書人,證明石達開在當時已經廣有"才名",也就因為這樣,后來梁啟超偽造石達開遺詩,一時之間無人懷疑,而自梁啟超之后,翼王的能詩之名也更為人知了。

  石達開詩名甚大的另一個原因,是辛亥革命前后許多革命志士把他選作古為今用的對象。為了激發民氣,鼓吹革命,就托他的名寫了許多偽詩,八方流傳,到處宣揚。只是反清英雄而不能詩,偽詩偽文無法加到他的頭上;只是詩人而不是反清英雄又起不到多大的宣傳作用。只有石達開兼而有之,正是一個理想的對象。

  比較著名的石達開偽詩包括:梁啟超《飲冰室合集》中收錄“石達開遺詩”五首(一首尚有爭議);南社詩人和革命黨人高天梅為鼓吹民氣、號召革命偽造的“石達開遺詩”二十首;《梵天廬叢錄》所輯“入川題壁”一首(“大盜亦有道”);《太平天國全史》載“翼王在川遺詩”兩首(“一擲孤籌計本非”“垂翅無依鳥倦飛”),其他已知的石達開偽詩還包括:李法章《太平天國志》偽托一首(“孤鼠縱橫慣噬人”),《石達開詩鈔》載《致湘鄉石龍軒先生》四首;《壯族文學史》載“出六合”一首;新《筠連縣志》載“翼王題詩”一首等,F存比較確定的石達開真詩僅以下三首

  1.廣西白龍洞提壁詩

  太平天國庚申拾年,時于季春,予以政暇,偕諸大員巡視荒郊。山川競秀,草木爭妍,登茲古洞,詩列琳瑯,韻著風雅。旋見粉墻劉青云句,寓意高超,出詞英俊,頗有斥佛息邪之概,予甚嘉之,爰命將其詩句勘石。以為世迷仙佛者警。予與諸員亦就原韻立賦數章,俱刊諸石,以志游覽云。

  挺身登峻嶺 舉目照遙空

  毀佛崇天帝 移民復古風

  臨軍稱將勇 玩洞羨詩雄

  劍氣沖星斗 文光射日虹。

  今廣西白龍洞還留有石達開與部下十來位將領的唱和詩碑,是少見的反映太平天國文事活動的文物。

  詩詞之中,以五言格律的平仄要求最嚴格,除了壓韻的基本要求外,每句之中的平仄變換也有相當嚴格的限制。這首詩是即興的作品,而且還是限韻,信筆揮毫間,卻完全符合五言格律的平仄要求。五言格律只要求第二聯和第三聯對仗,但石達開這首詩在遵守五言格律的平仄規則的基礎上,更做到了四聯完全對仗,在形式上,這已經是一首上乘之作。民國《宜山縣志》評價它“詞氣豪放,具有世界眼光,非尋常椎埋少年可”,羅爾綱先生認為“從風格上看,石達開此詩風格雄壯,我們之要讀他這一句“挺身等峻嶺,舉目照遙空”的詩句,便會立刻使人聯想起麥高文所說的“英雄俠義,勇敢無畏,正直耿介”的氣概。這種風格與世傳文士偽托的假詩風格是完全不同的!

  2.駐軍大定與苗胞歡聚即席賦詩

  千顆明珠一甕收,君王到此也低頭。

  五岳抱住擎天柱,吸盡黃河水倒流。

  這是1862年石達開大軍經過貴州黔西,大定一帶時,當地苗族百姓以歡迎“最尊貴的客人”的儀式歡迎石達開大軍---將用黃豆,毛稗,高粱,小米,包谷和谷子釀貯,埋藏于地下多年的陳年美酒取出,盛在壇子里,放在花場正中央。用通心的吸管插入壇內。石達開和太平軍將士,與苗民們一同,載歌載舞,披著月色,照著營火,手扶吸管,低頭暢飲。席間,石達開即興賦詩一首。首句“千顆明珠一甕收”,是指美酒系以多種糧食釀成。次句“君王到此也低頭”,是因為無論身份如果高貴之人,若不低頭便無法將酒吸出。后兩句則是說五根手指握住吸管,將酒一飲而盡。石達開這首詩,記的是與苗民歡慶之事,卻也同時是在抒發自己的鴻鶻之志。

  3.五言告示

  為瀝剖血誠,諄諭眾軍民:自恨無才智,天國愧荷恩。惟矢忠貞志,區區一片心,上可對皇天,下可質古人。去歲遭禍亂,狼狽趕回京,自謂此愚忠,定蒙圣君明。乃事有不然,詔旨降頻仍,重重生疑忌,一筆難盡陳。用是自奮勵,出師再表真,力酬上帝德,勉報主恩仁。精忠若金石,歷久見真誠。惟期妖滅盡,予志復歸林。為此行諄諭,遍告眾軍民:依然守本分,照舊建功名;螂S本主將,亦足標元勛,一統太平日,各邀天恩榮。 石達開劇照2(12張)

  如果詩人吟詩不限于律、絕,則石達開離京城出征時所公開貼出的《五言告示》,也可以說是一首好詩。這是石達開向天國軍民說明自己被逼離京遠征的原委的文告,如果石達開不是能文之士,這份告示自然由軍中的老夫子代表;他既能詩能文,而這份告示卻又用了很特殊的韻文形式,且能一韻到底,這就不同凡響,絕非一般只會寫“等因奉此”的老夫子所能勝任。因此,很可能是出自石達開的親筆。公文應該明白曉暢,本不應該使用字數受限制的韻文。為什么這篇告示要用韻文,而且要用句子很短的五言韻文?其原因不難推想而知。石達開既有無限愁思要向大家傾訴,但是又不能說得過于明顯。這是為了顧全大局。如果把話說得太明顯了,就會增長太平天國的內部矛盾,予敵人以可乘之機。他把“疑多將圖害,百喙難分清”修改為“精忠若金石,歷久見真誠”,就是為了把事情說得更加隱誨一點。既然希望說得隱誨,五言韻文正是最好的形式,可以言有盡而意無窮。全篇所言,都是發自肺腑的心聲,充滿了真實的感情。從形式上說,《五言告示》自然趕不上《白龍洞題壁詩》;但從真情的流露,“言為心聲”,“詩言志”這一方面來說,《五言告示》正是感人至深的詩篇,應在《白龍洞題壁詩》之上。

  石達開雖然能文,但在離京之時,由于歷經國難家難友被逼出走,自然心亂入麻。所以用語不夠講究,文義也不夠含蓄。到達安徽之后,再來仔細斟酌,就覺得有修改之必要!段逖愿媸尽非昂蟪霈F字句略有出入的兩個不同的抄件,原因在此。此處所錄的是修改后的版本,石達開在大多數地區張貼的都是這個版本。

  另外,在梁啟超《飲冰室合集》中收錄的五首所謂“石達開遺詩”中,第一、二、四、五首是已可以確定偽作,但第三首的真實性還有爭議,有一種說法認為梁啟超于五首之中獨推崇這一首(“前后四章,皆不免下里巴人之誚,獨第三章,即以詩論,亦不愧作者之林”),是因為唯這一首是真作,作家鄂華曾撰文稱在大渡河邊找到過太平軍留下的文稿,與世傳版本略有出入,認為世傳版本是清方將原稿中的篡改后流傳民間的,該詩的正確版本是:

  揚鞭慷慨蒞中原,不為讎仇不為恩。只覺蒼天方憒憒,欲憑赤手拯元元。

  十年攬轡悲羸馬,萬眾梯山似病猿。我志未酬人猶苦,東南到處有啼痕。

  對此,有學者認為“我志未酬人猶苦”的“猶”字是平聲,不合律,從《白龍洞題壁》詩看石達開精熟詩律,不會有此錯誤,有學者認為太平天國禁止怨天,石達開不會寫“只覺蒼天方憒憒”,但也有人認為石達開遠征軍后期已放棄宗教迷信,怨天不足為奇,詩詞寫作講究“不以詞害意”,很多名家或名篇也有出律現象,僅一字出律并不足以證偽。雖然真實性成疑,但該詩精神與石達開的人格、思想高度吻合,故常被引用作對石達開的形容或概括。

人物評價

  "稗史漫傳曾羽化,千秋一例不平鳴",翼王石達開是太平天囯最富有傳奇色彩的人物之一。他十六歲便"被訪出山",十九歲統帥千軍萬馬,二十歲封王,英勇就義時年僅三十二歲,他生前用兵神出鬼沒,死后仍令敵人提心吊膽,甚至他身后數十年中都不斷有人打著他的旗號從事反清活動和革命運動,辛亥革命黨人曾通過詩歌,小說,繪畫等各種媒介宣傳他的事跡以"激勵民氣,號召志士,鼓吹革命"。有關他的民間傳說更遍布他生前轉戰過的大半個中國,表現出他當年深得各地民眾愛戴。

  對手評價

  太平軍的高級將領們對石達開的膽略十分推崇,如李秀成談及各王優劣才能時"皆云中中,而獨服石王,言其謀略甚深",陳玉成認為太平軍將領"皆非將才,獨馮云山石達開差可耳"。而清朝方面,曾國藩說"查賊渠以石為最悍,其誑煽莠民,張大聲勢,亦以石為最譎",左宗棠說他"狡悍著聞,素得群賊之心,其才智諸賊之上,而觀其所為,頗以結人心,求人才為急,不甚附會邪教俚說,是賊之宗主而我之所畏忌也",駱秉章說他"能以狡黠收拾人心,又能以兇威鈐制其眾",是"首惡中最狡悍善戰"。不只如此,他還贏得了眾多與他敵對立場的人的敬重,如地主文人周洵在《蜀海叢談》中稱其為"奇男子",清朝一位貢生在湘軍軍宴上公開說他有"龍鳳之姿,天日之表",在大渡河畔與他為敵的許亮儒對他的英雄氣概與仁義之風欽佩不已。直到他死去近40年后,由清朝地主文人所撰的著作《江表忠略》之中還有這樣的記敘:"至今江淮間猶稱……石達開威儀器量為不可及。"

  國外評價

  在有關石達開的各種評價中,最著名的當屬美國傳教士麥高文通訊中的一段話了:"這位青年領袖,作為目前太平軍的中堅人物,各種報道都把他描述成為英雄俠義的----勇敢無畏,正直耿介,無可非議,可以說是太平軍中的培雅得(法國著名將領和民族英雄)。他性情溫厚,贏得萬眾的愛戴,即使那位頗不友好的[金陵庶談]作者也承認這一點。該作者為了抵消上述贊揚造成的美好印象,故意貶低他的膽略。正如其他清朝官方人士以及向我們口述歷險經過的外國水手聲稱的,翼王在太平軍中的威望,駁斥了這種蓄意貶低的說法,不容置疑,他那意味深長的"電師"的頭銜,正表示他在軍事上的雄才大略和他的性格。他是一個有教養的人,一個敢做敢為的人"。

  《石達開傳略》跋

  作者:陶短房

  夫身后為傳,斷代為史,古今一也。而太平天囯于今,殆百五十年,為譽為毀,至今不絕。亦人各有見,無足厚非也。而石王達開,本朝望未孚,功業未就,恨遺百年,頭行千里者也。然竟能馭饑卒,感黎庶,佩敵酋,念后賢,譽滿當時,名垂后代,識與不識,咸為之泣者,何耶?夫清季多艱,外畔蜂起,文恬武嬉,君蔽臣昏,英雄老死于荒丘,百姓困頓夫壟畝,重以異.族之嫌,辱國之憤,當是時,匹夫一呼而天下動,誠志士死國之秋也。王本布衣,家頗小康,多才藝,兼文武,無門雖不克顯達,有糧豈不堪溫飽?惟念蒼天之聵聵,欲奮赤手于元元,以弱冠之年,行梟杰之事;忍家族之險,謀天下之安;提一旅之眾,為五軍之率,渡橘洲,登采石,二十八日,千二百里,民諺曰:"非是城豆腐,人是鐵丈夫",信夫!天京既定,當道無北顧之良謀;湘寇已深,兵民憂西來之糧米。王乃奉朝命,獎三軍,分湖口,下武昌,五十七城,旬日易色;長龍三板,判為荊楚,遂令金陵誥諭,榜行千里;洪都蠟丸,不逾三江。雖大勢之如此,豈非王之功業所至歟?疆場無后顧之憂,廟堂有前瞻之慮。既駐節安慶,復立效藩籬,感及士林,澤被眾庶;市廛不擾,貿易如常。集賢豪而謀一統,依古制以惠四方。同儕多敬仰之色,敵帥有驚佩之聲,此非謂賢,孰謂賢乎?

  迨天京圍破,向榮走死,方疆場也粗安,竟蕭墻之禍起。手足相殘,禍殃累萬;小天堂中,血流飄杵。以王之心,能忍乎此?遂挺身危地,謀諸豺虎;乃闔家碎玉,一身縋城。已興靖難之師,先抒寧國之難。及至兇徒授首,凱歌入京,德孚滿朝,身任通軍,篳路藍縷,漸復瘡痍。當斯時也,天下之大,敵焉友焉,胡不知石王之名?咸以為太平有望,大業有歸矣。孰意天意難知,天威難測,已一忌之有成,豈百喙之能清?諄諭數省,足剖瀝血之誠;書啟連篇,猶懷瓜葛之戀;噬系壑畽嗄,此去能依?圣神電之舊號,至死未改。以王之智,寧不知自立以久長?以王之德,豈忍乎南面而背本!雖云義士,終有富貴之心;縱是宗潢,半懷方面之望。征路顛沛,虎賁流離,多年攬轡,萬眾梯山。豈王無謀?時乎事也。雖然,此志未移,此心未改,傷病烏合,泣而爭為之盡死者前仆而后繼,至終不絕。非王之惠,他人焉能有此?王睹東南紛紛,勢不可為,乃揚鞭立誓,銳意入川。豈寶慶之人謀未臧?恨涪州之天意不終。瀘水洶涌,悲紅顏先歸殊世;涼橋險峻,忍勇士爭赴清流?求榮而事二主,忠臣不為;舍命以全三軍,義士必作;崧犑,談笑刑曹,以薛生之敵幕,嶺氏之夷酋,或感而謳之,或惜而傳之。雖駱公寡信,全生無多,生者死者,能不為王淚下三尺!歲一寒暑,淮水竭,石門開,天王祀絕,圖籍為炬。十年天府,久作荒莊野鴿;百里金陵,屢罹戰荒兵禍。王之大業不成,而洪楊曾李,其業安在?王之業墮,王之志存。川廣黔滇,仍紛傳王實不死;匡復之士,猶礪兵蒸糧以待。梁啟超、高天梅輩,猥作贗書,而天下感奮,其行可議,其心可知。王長已矣,乃能令五十年后人,爭流涕而忘死,競攘袂以亡清,遂開共和之路,且報王之深仇,雖眾人之力而至此,非王之遺愛也動人?史式先生,有盛名于史界,為王立傳,已數載焉。吾友雍容,感王之德,嘉傳之志,而微憾其不文,遂殷殷囑予潤色之并為之跋。予自幼生長金陵,聞太平事,未嘗不撫髀而三嘆也。雖流寓萬里,能不奉命?因為此跋,以永志焉。壬午臘月,冬至之望,陶短房謹書于阿爾及爾。

目擊者記石達開之死

     《蜀海叢談》

  就死之日,成都將軍為崇實與駱文忠同坐督署大堂,司道以次合城文武咸在。石及兩王躋堂,為設三拜墊于堂下。三人者皆跏趺坐墊上。其頭巾及靴褂皆黃緞為之。惟石之頭巾上,加繡五色花。兩王則否。蓋即章制之等威也。清制,將軍位在總督之右,駱故讓崇先問。崇語音低,不辯作何語。只見石昂頭怒目視,崇頓氣沮語塞。駱始言曰,石某今日就戮,為汝想,亦殊值得。計起事以來,蹂躪數省,我方封疆大吏,死汝手者三人。今以一死完結,抑何所恨。石笑曰,是俗所謂成則為王,敗則為寇。今生你殺我,安知來世我不殺汝耶。遂就梆。石下階,步略緩,兩王仍左右侍立,且曰,“仍主帥先行!笔挤挪较刃。是時先太守甫戳取來川,充成都保甲總局提調,所目睹也。

  石之死處,在成都城內上蓮花街督標箭道。三人自就綁至刑場,均神氣湛然,無一毫畏縮態。且系以凌遲極刑處死,至死均默默無聲,真奇男子也。

  《黃彭年致唐友耕函》

  此賊舉止甚穩,語言氣概,不亢不卑,寓堅強于和婉之中。方其就死,納履從容,若是我大清忠臣如此死法,敘入史傳,豈不炳耀千載?如此人不為朝臣用,反使為賊,誰之過歟?

 

后人簡記

  覃國文等人在廣西探訪資料證明,石達開后代遺留故鄉。石達開參加太平軍后,生育的后代下落不明。但是,在參加太平軍之前,石達開和他的第一位妻子熊氏生有一子,在石達開帶隊伍前往金田參加團營時,熊氏沒有隨行,后攜子改嫁。石達開的姐姐認為這個孩子是石姓的血脈,設法將孩子偷帶出來,對外說是自己的孩子,并讓這個孩子跟隨她的夫姓姓胡,取名胡永活。至今廣西貴港市(即原來的貴縣)仍有胡永活的后人,即石達開的后人在那里生活。據傳,太平天國翼王石達開在奇石鄉還有后代,現在改姓胡。為了弄清這個問題,二月下旬,記者同桂平縣搏物館黃培棋同說深入到奇石鄉平治村調查,訪問了八十三歲的老人胡克勤等四位群眾,還訪問了材支書胡鴻奪、襯文書胡家誼,又查看了胡氏族譜,口碑材料和族譜都證明:石達開確實有一個親生兒子給胡善積收養。

  胡善積愛人石氏,是石達開的姐(妹),因沒有子女,在石達開參加大平天國起義期間,偷偷地抱養了石達開剛滿-周歲的親生兒子.當時,石氏是在晚間悄悄地用圍裙背走的。養大后就跟其姑丈姓胡,胡的兒名永內,于是把達開子取名叫永活。這個名字是很有意思的,它象征石達開不死,永運活著;石達開還有親生兒子,不會絕后。胡永活生兩個兒子、長于名天澆。這個名字也頂有意思,"曉"者知也。其含意是說,只有天才曉得你(天澆)是石達開的孫子。為什么左勞改為三點水呢2這里有流淚哭訴的意思。次子名天祥,"祥"者吉祥也。其含意是祈禱上天賜吉祥給石達開的子孫后代,使其興旺發達。據調查統計,從胡永活到胡瑞杰前后六代人已有男丁五十六人。胡永活這一族人,現有人口六十九人,其中男三十九人,女三十人。

  胡克勤老伯口述、胡家誼記錄的有關石達開后代發展情況逐代分述如下:胡永活是石達開的親生兒子,人高大,長相很像石達開。一周歲時是平治村胡善積的愛人石氏(石達開的姐妹)用圍裙背到親戚家姑丈處收養。長大后跟姑丈姓胡,名永活。這是第一代。胡永活生兩個兒子,長子名天撓,次子名天祥,這是第二代。胡天澆生鴻財、鴻德、鴻業三個兒子,這是第三代。第四代有聯昌、聯裔等十四人。第五代是廣字排,計有廣栽,廣金等三十人.第六代是瑞字排,有胡瑞杰等二人,是胡廣恕生的!

其他信息

 石達開既是著名的軍事家,又是優秀的政治家,文韜武略都很出眾,因此對其經歷不夠了解的人常誤以為他曾經中過科舉(連咸豐皇帝都曾誤因為他是湖南貢生),并把他想象成和曾國藩年齡相仿,在太平天國時期已過不惑之齡,傳統戲曲中,以老生來飾演石達開,央視電視劇《太平天國》中,也把石達開演成一個四五十歲的中年人(左圖為電視劇《太平天國》中的石達開),對觀眾造成了很大誤導。實際上,石達開在被洪秀全“訪請出山”時只有16歲,金田起義時19歲,在湖口、九江大捷中令曾國藩兵敗投水時是23歲(時年曾國藩46歲)在成都英勇就義時年僅32歲,是不折不扣的少年英雄。

相關視頻

《太平天國:悲情石達開》鳳凰大視野2010-01-07

《石達開橫江之戰》

TAGS: 中國人 中國歷史人物 中國革命家 人物 軍事學家 各國人物 各地中國人 各時代歷史人物 太平天國人物 廣西人 旅游知識 社會科學人物
名人圖文
  • 孫武
    孫武(約公元前535年 - ?),字長卿,后人尊稱其為孫子、孫武子。中國古代著名軍事家,今日在山東、江蘇蘇州等地,尚有祀奉孫武的廟宇,多謂之兵圣廟...
  • 斯科特·斯凱爾斯
    斯科特·斯凱爾斯(Scott Skiles),1964年3月5日出生于美國印第安納波利斯。前美國職業籃球運動員、現任籃球教練 。曾經作為職業球員在NBA打...
  • 施蒂勒
    施蒂勒(1876~1966)Stille,Wilhelm Hans。德國地質學家。曾任萊比錫皇家薩克森地質調查所所長,萊比錫大學、格廷根大學、柏林大學教授。施蒂勒最...
  • 隋菲菲
    隋菲菲,漢族,1979年1月29日出生于山東青島的一個體育家庭,曾是中國職業籃球運動員,現任教練。曾獲得全運會冠軍、世界大學生運動會亞軍、亞洲錦...
  • 湯恩伯
    湯恩伯(1900年9月20日-1954年6月29日),原名湯克勤,字恩伯。浙江省武義縣人。湯恩伯為職業軍人;曾擔任中華民國陸軍二級上將,1937年七七事變爆...
  • 童錦泉
    童錦泉1955年出生于浙江紹興。1992年創建自己100%持股的民營企業上海長峰房地產有限公司。童錦泉曾任長寧區工商聯副會長,又是長寧區第九、十、十一...
名人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