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hbpjd"></listing>
<var id="hbpjd"><video id="hbpjd"></video></var>
<cite id="hbpjd"></cite>
<var id="hbpjd"><video id="hbpjd"></video></var>
<var id="hbpjd"><strike id="hbpjd"><listing id="hbpjd"></listing></strike></var>
<var id="hbpjd"></var>
<var id="hbpjd"></var>
<cite id="hbpjd"><strike id="hbpjd"></strike></cite>
<var id="hbpjd"><video id="hbpjd"><menuitem id="hbpjd"></menuitem></video></var>

盛宣懷

盛宣懷

盛宣懷(1844.11.4—1916.4.27),字杏蓀,又字幼勖。江蘇常州武進人。清末政治家、實業家。其一生創造了中國的諸多第一,是洋務運動的核心人物之一。創辦了輪船招商局、天津電報局、中國通商銀行、中國勘礦總公司等等,修筑中國第一條鐵路干線盧漢鐵路,創辦中國第一所正規大學——北洋大學堂(天津大學前身)。

盛宣懷 - 個人概述

盛宣懷(1844年11月4日—1916年4月27日,出生於江蘇常州府武進縣龍溪,逝世於上海),字杏蓀、幼勖,清末的一個政治家、企業家和福利事業家。此外他有很多號如次沂、補樓等。

盛宣懷 - 職業生涯

盛宣懷的父親盛康是清朝的官員,與李鴻章有交。盛是六兄弟之長。1870年盛被李鴻章招入其幕府,受到李的賞識,第二年就已升到知府的官級。1871年畿輔大水,盛宣懷的父親盛康捐助衣物糧食,由盛宣懷購買并運到天津散發,這是盛宣懷第一次從事福利事業。航運1872年他建議李鴻章用建造商船來提供建造兵艦的費用,被李採納,李委任盛辦理中國第一家輪船航運企業輪船招商局,這是盛辦理輪船航運的開始。1873年, 輪船招商局正式營業,盛宣懷擔任會辦,從此他開始正式成為清末洋務運動的核心人物之一。1875年李又委盛辦理湖北煤鐵礦務,從此盛又開始辦理礦業。電報1879年盛建議李建立電報事業,李採納之,又命盛督辦,1881年盛宣懷被任命為津滬電報陸缐的總辦,從此進入電訊業。1882年為了阻止外國人在中國沿海建立電報網,李委任盛建立上海至廣東、寧波、福州、廈門等地的電報缐。1883年盛宣懷督理天津海關,他挪用海關錢糧來資濟電 報事業,混淆各個部門的經費,因此受到處分,但因多方說情未被降職。

紡織:1892年起,他又開始在上海督辦紡織業,開辦華盛紡織總廠。1895年馬關條約簽訂後盛宣懷一再請求自己的免職,一再不準。

大學:1895年10月2日,盛宣懷通過直隸總督王文韶,稟奏光緒皇帝設立新式學堂。光緒帝御筆欽準,成立天津北洋西學學堂。後更名為北洋大學,此為中國近代史上的第一所官辦大學,也是天津大學的前身。1896年起盛宣懷開始督辦鐵路。1896年盛宣懷創建了上海創辦南洋公學,這是交通大學的前身。

銀行:1896年,他還在上海外灘開辦了中國通商銀行。他對康有為的改法是支持的,但認為康遇事太急。漢冶萍公司1898年,盛開辦萍鄉煤礦,併在1908年將它與漢陽鐵廠、大冶鐵礦合併成立中國第一家鋼鐵煤聯合企業——漢冶萍煤鐵廠礦公司。

策劃東南互保:1900年盛反對清朝一開始支持義和拳的做法,命令各地電報局將清廷召集拳民的詔旨扣壓,只給各地總督看,他同時電告各總督讓他們不要服從這個命令。在他的聯繫下,長江流域和蘇杭的督撫們與列犟簽定了《東南互保條約》。從此中國軍閥開始與中央的命令脫離。這是軍閥時代的開始,可以說盛在其中起了舉足輕重的作用。盛當時主張與列犟議和,李鴻章入京進行和談時請他同行,北京也宣他入京,但他覺得北京的政治太不可靠,因此推脫不肯奉詔入京。盛宣懷所管理的許多事業如電報、礦業、海關、鐵路等是北京清廷的主要收入,因此北京對他奈和不得,反而褒獎他保護了長江流域的和平,加他為太子太保。

盛宣懷

1905年盛宣懷在上海創設了中國紅十字會。同年他將他手下的鐵路大權讓給唐紹儀,這是以唐為首的、在北洋政府初期權力巨大的交通系的開始。

盛宣懷與清朝的滅亡:1907年,盛宣懷奉召進京,次年任命為郵傳部右侍郎。1910年袁世凱被免職後,盛宣懷受到重用。1911年,升為郵傳部大臣。他建議將各省自己建立的鐵路、郵政轉為中央領導。這個措施遭到了許多地方的反對,四川、廣東、湖南和湖北發生了保路運動。盛宣懷命令各地加以鎮壓。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義爆發後,盛宣懷請袁世凱出山,同時他遭到了各方的譴責,許多人責怪他的收路政策導致了動亂,盛宣懷被革職,永不再用。盛逃亡日本。1912年秋,中華民國建立後,盛宣懷回到上海,在上海租界中繼續主持輪船招商局和漢冶萍公袁世凱,二次革命時他希望袁能勝利。1915年日本曾試圖拉攏盛,但遭到盛的拒絕。1916年4月27日,盛宣懷病逝於上海。他的葬禮極其盛大,盛宣懷大出殯轟動上海,耗資30萬兩白銀,送葬隊伍從斜橋弄(吳江路)一直排到外灘,為此租界當局專門安排了交通管制。

盛宣懷 - 年譜

盛宣懷(1844.11.4—1916.4.27),字杏蓀,又字幼勖,號次沂,又號補樓,別號愚齋,晚號止叟,還有思惠齋、東海、孤山居士、須磨布衲、紫杏等號。江蘇武進龍溪人。祖父盛隆,舉人出身,當過浙江海寧州知州。父親盛康,進士出身,以布政使銜任湖北鹽法武昌道,屬于經世派,輯有《皇朝經世文續編》。兄弟6人,盛宣懷居長。

咸豐十年(1860年)二月,太平軍將至常州,盛宣懷隨父母逃往江陰長涇鎮,再逃至鹽城。時盛康正權湖北糧道,派人接到湖北。同治元年(1862年),盛宣懷與董氏結婚。盛康任湖北鹽法道,四川與淮北互爭引地,長期相持不下,盛宣懷建議川、淮并行,難題得以解決。盛康益勉以有用之學。當時先后擔任湖北巡撫的胡林翼、嚴樹森都是經世派著名人物,軍務、吏治嚴明整飭,冠行于各行省,盛宣懷耳濡目染,事事研求,也慨然以匡時濟世自期,“生平事功基于此矣”。

同治五年(1866年),盛宣懷與二弟一起回武進縣應童子試,雙雙入泮。六年(1867年),祖父盛隆去世,盛康扶柩回籍。盛宣懷鄉試落第,意頗怏怏。盛康家居守制,一意為惇宗睦族之事,設義莊,增祭田,建義學,修宗譜,盛宣懷也都參與規劃。

九年(1870年)四月,湖廣總督李鴻章帷幄需才,無錫楊宗濂京卿寫信給盛宣懷,招他入李鴻章幕府。李鴻章本來和盛康即為好友,一見盛宣懷更是深為器賞,派委行營內文案,兼任營務處會辦,象機要秘書一樣隨侍李鴻章左右,磨盾草檄,頃刻千言,同官皆斂手推服。不久,天津教案發生,外國以武力相威脅,清政府調李鴻章率部開往河北備戰。盛宣懷隨行,每日與淮軍大將郭松林、周盛傳等討論軍事,歷練日深,聲譽日起。接著即被奏調會辦陜甘后路糧臺、淮軍后路營務處。盛宣懷以議敘主事改候選直隸州,其從軍才一年多,即保升知府,升道員,賞花翎二品頂戴。

同治十年(1871年),畿輔大水成災,盛康倡捐棉衣、賑米,命盛宣懷至淮河南北勸募集資,購買米糧,由上海運往天津散發,這是盛宣懷辦理賑務之始。

十一年(1872年)五月,盛宣懷見李鴻章、沈葆楨在議復閩廠造船未可停罷折內,皆以兼造商船為可行,即建議他們速辦,李鴻章深以為然,命盛宣懷會同浙江海運委員朱其昂等擬訂章程,呈交江、浙督撫,他們也交相贊成。李鴻章于是札委盛宣懷會辦輪船招商局事宜,兼管運漕、攬載,這是盛宣懷辦理輪船航運之始。八月,盛宣懷應北闈鄉試,又名落孫山。十三年(1874年),以直隸水災賑撫案敘勞,賞加布政使銜。

光緒元年(1875年)秋,直隸總督李鴻章會同湖廣總督李翰章、兩江總督劉坤一札委盛宣懷督辦開采湖北煤、鐵礦務,仍兼理招商局事,這是盛宣懷辦理礦業之始。

二年(1876年)六月,盛宣懷隨李鴻章至煙臺,與威妥瑪談判馬嘉里案,多所贊畫。英商在上海擅筑吳淞鐵路,李鴻章派盛宣懷至上海與梅輝立談判。八月,匆匆應秋試,出闈,即與梅輝立定議于南京,以28萬余兩銀買斷,將鐵路拆毀。榜發,又未考中,盛宣懷從此絕意科舉,不再應試。

三年(1877年)二月,盛宣懷以直隸盡先補用道稟請赴部引見。李鴻章奏稱盛宣懷心地忠實,才識宏通,于中外交涉機宜能見其大,其所經辦各事,皆國家富強要政,心精力果,措置裕如,加以歷練,必能干濟時艱,為國大用。

當時,河北、山西、河南等省連年大旱,赤地千里,河間府災情嚴重,李鴻章奏派盛宣懷與李金鏞辦賑。五年(1879年)十月,盛宣懷署天津河間兵備道,首先綜理賑務,集捐數十萬發放。還裁革天津縣書差供應各項積弊,建廣仁堂,留養孤兒,設戒煙局,戒除萬人。李鴻章欲效法外國以自強,常與盛宣懷商討,盛宣懷認為必須興辦鐵路、電報,鐵路較難,宜稍緩,電報應急起圖功,李鴻章說這也是他的愿望,請盛宣懷協助辦理。這是盛宣懷辦理電報之始。盛宣懷請李鴻章照招商局辦法招集商股,奏設津滬陸線,設電報學堂。七年(1881年)冬,津滬陸線竣工,李鴻章奏派盛宣懷為總辦。

光緒八年(1882年),盛宣懷請假回南方。朝鮮發生壬午兵變。清政府命在籍守制的李鴻章馳赴天津,部署軍事,署北洋通商大臣。李鴻章函招盛宣懷銷假回津。英、法、德、美各國請設立萬國電報公司于上海,擬添由上海至廣東各口及寧波、福州、廈門、汕頭海線,盛宣懷要求勸諭華商自設以爭先,李鴻章遂派盛宣懷至上海,次第開辦。

九年(1883年)春,李鴻章回合肥葬親。法國侵略越南,中法關系驟然緊張。清政府命李鴻章駐上海,統籌全局。盛宣懷參與機宜。七月,李鴻章回直隸總督署本任,盛宣懷隨同抵天津。李鴻章計劃興辦海軍,盛宣懷繕具條陳,得到贊許。兩廣總督張樹聲奏調盛宣懷赴廣東辦理沙面案件、閩浙總督何璟、福建巡撫張兆棟奏調盛宣懷赴福建重用,李鴻章上《奏留盛宣懷片》,稱盛宣懷精明穩練,智慮周詳,于交涉重大事件,洞悉癥結,是以經辦數事,剛柔得中,不為撓屈,歷著成效。今之熟悉洋務者,往往于吏治、民生易生隔閡,究之洋務與吏治,不應分為兩途,盛宣懷施措咸宜,經權悉協。李鴻章曾保薦他堪勝關道,兼備使才,如試以通商繁劇之地,歷練數年,當能宏濟艱難,緩急可恃。盛宣懷認為李鴻章是他畢生第一知己,更加感激自勵。五月,李鴻章奏準盛宣懷署理津海關道。海關道任內,盛宣懷挪金州礦款以濟閩、粵電線之急,部議為辦理含混,鋪張失實,科以降級調用處分。左宗棠初入軍機,正奏保盛宣懷才堪大用,乃再請查明妥議。李鴻章、曾國荃奉命復查,為盛宣懷辯解,改為降二級留任。

十一年(1885年)七月,盛宣懷總理電線成績卓著,李鴻章奏請獎勵,以海關道記名簡放。盛宣懷請將招商局運漕水腳照沙寧船一律,并準回空貨船免稅,經李鴻章、曾國荃奏準分別依行。翌年六月,授山東登萊青兵備道,兼東海關監督。

十四年(1888年)七月,駐天津法國領事林椿奉其政府命令,至煙臺與盛宣懷談判云南、廣東邊界與越南北圻接線事件,十月,訂立條約,經李鴻章奏準。十七年(1891年)五月,因倡捐勸賑,賞頭品頂戴。十八年(1892年),調任天津海關道,兼津海關監督,前后到煙臺同法國駐天津領事林椿談判滇、粵邊界與越南北圻接線事件,訂立條約;赴上海為招商局與怡和、太古訂立齊價合同;在被焚的上?棽季衷吩O立華盛總廠,又勸告華商分設大純、裕源、裕晉等紡織廠,李鴻章奏請以盛宣懷為督辦。

光緒二十年(1894年),日本侵略朝鮮。盛宣懷曾建議仿歐洲瑞士之例,由數大國公同保護朝鮮,格于清議,未被采納。他曾屢次要求起用宿將劉銘傳,清廷初不以為然,事急召之,劉不出。還曾要求募德國軍官,訓練新軍;購買快船,協助海軍;李鴻藻獨喜用漢納根,議遂中錣。盛宣懷奉委辦理東征轉運,有人參劾他采辦兵米,侵蝕浮冒。李鴻章查復奏稱:前敵軍米奏明飭由直隸按察使周馥、道員袁世凱就近在遼寧采辦,無從浮冒,至天津招商局北棧被火所毀,商米、雜貨,均系客商存件,并無官米在內,盛宣懷無從侵蝕。在平壤戰役中,盛宣懷五弟盛星懷陣亡,盛宣懷憂勞憤激,一病幾殆。二十一年(1895年)四月,《馬關條約》簽訂,盛宣懷以宿疾頻作,未老先衰,陰有退志,屢請開缺,不準。后在天津創辦頭等學堂、二等學堂,即北洋大學堂。

二十二年(1896年)二月,劉坤一招盛宣懷至南京,商議新政條陳。隨后張之洞約往湖北,商議鐵路、鐵廠等事。遂奏準由盛宣懷接辦湖北漢陽鐵廠,任鐵路總公司。九月十三日,光緒帝召見盛宣懷,談修筑鐵路、練兵、理財、育兒等事。光緒帝傾聽動容,說諸臣皆不知之,患在因循耳。次日,即命直隸津海關道盛宣懷開缺,以四品京堂候補,督辦鐵路總公司事務,補授太常卿。十二月初四日,鐵路總公司成立于上海,奏明先造盧漢干路,其余蘇滬、粵漢次第開造,不再另設公司。次年十二月,調大理寺少卿。

二十四年(1898年)四月,在上海創辦南洋公學(今上海交通大學),附設譯書院。開辦中國通商銀行。七月入覲,光緒帝連續召對兩次,命遞《練兵說帖》。盛宣懷認為康有為等將盡舉吾國之政教、法制而變易之,然不揣其本,不清其源,變法太銳,求治太急,朝局水火,蕭墻干戈,憂未艾也。倉卒南歸,不久變法就告失敗,盛宣懷認為政局難測。

二十五年(1899年)春,大學士徐桐奏稱輪船、電報創立三四十年,獲利不貲,而上不在國,下不在商,所稱挽回利權者安在?大學士剛毅南下籌餉,先查輪船、電報兩局。盛宣懷按照所參各節,逐條答復,剛毅據以上奏,并陳明常年報效數目。九月至京,受到慈禧召見,問是否可以多設制造槍炮局,盛宣懷認為不如就湖北局推廣。不久,又奏遞練兵、籌餉、商務等30條。十一月,慈禧再次召見,命暫時留京,備隨時商詢要政。

二十六年(1900年)二月,又有人奏稱電報局權利太重,請遴員接管。盛宣懷也上奏折,陳述歷辦情形,懇求將所管各局、廠一律交卸,以讓賢能,俾釋負荷,保全末路。清廷未準。盛宣懷仍留京會議洋貨稅則,并酌擬稅厘并征事宜。四月,陳明前往上?疾熵浳飼r價。時值義和團運動風起,清廷下令沿江、沿海各省招拳民、御外侮。盛宣懷認為這是“矯詔”,命令各電報局只密呈督撫,勿聲張。又電告各督撫勿轉行,不然就會釀成巨變,兩廣、兩江、湖廣、閩浙總督都表示贊成。兩廣總督李鴻章在電文中,也有“亂命不可從”之語。當時,各國紛紛調動軍艦,江海各口,人心惶惶,盛宣懷首倡互保之議,密電各督撫,又找上海各領事,約定在長江流域及蘇州、杭州等地,外國人生命財產,由各督撫保護,上海租界中外商民生命財產,由各國共同保護。這就是《東南互保條約》。盛宣懷又電請下密詔平亂,并聯合各督撫電請特派李鴻章為全權大臣,速定大計,共籌補救。李鴻章奉命入京議和,經過上海時與盛宣懷密談兩天,說出了“和約定,我必死”的心里話,認為議和時機尚未成熟,決定由陸路北上以拖延時間。李鴻章約盛宣懷隨行,慶王奕劻又專電奏調盛宣懷襄辦和約。劉坤一、張之洞則函電堅留盛宣懷,不讓北上。盛宣懷猶豫不決,問計于其父盛康,盛康認為時局如斯,宜退不宜進,盛宣懷乃決定留在上海。清政府任命盛宣懷為會辦商務大臣(商務大臣為李鴻章),駐滬辦事,承認上海一隅為集中地,盛宣懷又為之樞紐。十一月,補授宗人府府丞。

二十七年(1901年),清政府欲令盛宣懷管理財政,袁世凱贊成甚力。慈禧對榮祿說,今日看來,盛宣懷是不可少之人。榮祿說現在理財、交涉等事,仗著他處很多,目前交涉要緊,令其在上海辦事,諸多方便,內用不妨且緩,遂作罷。八月,盛宣懷被任為辦理商務事務大臣,議辦通商各條約,改定進口稅則一切事宜。李鴻章在京談判和約,諸被束縛,殫心降志,憤郁致疾,寫信給盛宣懷說,時危事棘,豈余衰暮所能堪,此中補救,惟執事是賴。一個月后,李鴻章病死,盛宣懷悲感勞瘁,驟發痰癥,電請乞假調治。十一月,慈禧懿旨:宗人府府丞盛宣懷贊襄和議,保護東南地方,著賞加太子太保銜。

光緒二十八年(1902年)正月,盛宣懷任工部左侍郎,奏設勘礦總公司。九月,盛康病逝,盛宣懷電請開缺守制。清廷仍命盛宣懷一手經營盧漢、粵漢鐵路總公司及淞滬鐵路諸事宜。十一月,繼任直隸總督的袁世凱到上海吊唁盛康之喪,以與盛宣懷商議電報局、招商局問題,盛宣懷表示:電報局宜歸官有,輪局純屬商業,可易督辦,不可歸官。我本不愿利權久操,為世指目。袁世凱回京與榮祿商定,另簡電政大臣,改官辦而不還商本,輪局亦由北洋派員接管。二十九年(1903年),盛宣懷應袁世凱之約北上,襄辦慈禧與光緒帝謁陵大差。三月初十日,慈禧與光緒帝召見,說非汝等力保東南,恐無今日。

三十一年(1905年),盛宣懷與上海紳董創設紅十字會,加入瑞士總會,中國遂永有紅十字會主權。十一月,電奏將上海鐵路總公司裁撤,并歸鐵路總局唐紹儀督辦,以專事權。鐵路大權遂轉入袁世凱的親信、以唐紹儀為首的交通系。

三十三年(1907年)三月,盛宣懷奉命與呂海寰趕緊商定加稅免厘一事,呂海寰旋任外務部尚書,清廷即命盛宣懷會商袁世凱、張之洞妥速籌議。十一月,奉旨入京,慈禧召見,對盛宣懷說,蘇杭甬路事發生風潮,或言英國要下旗撤使,或言百姓要抗糧拒官,特召汝來,解此一結。命盛宣懷隨同外務部妥籌辦理。

三十四年(1908年)二月,盛宣懷出任郵傳部右侍郎。該部主管鐵路、電報、航運、郵政,前三項皆為盛宣懷創辦。乃命下三日,仍以商約原差又令前往上海,他向慈禧陛辭,慈禧問他何故又要離京,盛宣懷知道支他往上海不是慈禧的意思,不敢多言,唯唯而已。慈禧還說:我有物賞汝。但退朝之后,并無賞物。他認為這也是因為有阻尼者。盛宣懷將漢陽鐵廠、大冶鐵礦、萍鄉煤礦合并為漢冶萍煤鐵廠礦有限公司,奏折上后,慈禧對他說:藏富于商,乃是正辦。盛宣懷于四月赴日本就醫,考察廠、礦、銀行,并與日本元老伊藤博文、松方正義等研求憲政、幣制,參觀公、私圖書館。十月,在神戶知道慈禧與光緒帝先后病死,隨即起程回上海。

宣統元年(1909年)六月,輪船招商局董事會成立,選舉盛宣懷為會長。盛宣懷認為備員郵傳部而歸商選,似于體制非宜,電郵傳部婉卻。郵傳部尚書徐世昌等勸他擔任。

二年(1910年)正月,清廷派盛宣懷為中國紅十字會會長。攝政王載灃罷黜軍機大臣外務部尚書袁世凱后,逐漸起用盛宣懷。七月初十日,盛宣懷到達北京,赴郵傳部本任,并幫辦度支部幣制事宜。十九日,浙路總理開缺,江西提學使湯壽潛電稱盛宣懷為蘇浙路罪魁禍首,不應令其回任,請收回成命,或調離路事以謝天下。清政府將湯壽潛即行革職,不準干預路事。十二月初六日,盛宣懷替代袁世凱的親信唐紹儀為郵傳部尚書。李鴻章之子李經方為左侍郎,吳郁生為右侍郎。三年(1911年)四月,內閣改制,各部行政長官同負國務責,盛宣懷由本官簡授郵傳大臣。受事數月,收回郵政,接管驛站,規劃官建各路,展拓川藏電線,厘定全國軌制。清政府接受盛宣懷的建議,宣稱所有宣統三年(1911年)以前各省分設公司,集股商辦之干路延誤已久,應即由國家收回趕緊興筑,除支路仍準商民量力酌行外,從前批準干路各案一律取消。盛宣懷主張將先收歸國有的川漢、粵漢鐵路所招各股,改換官辦股票,有不愿換票者,給還股本,或發還六成,其余四成發無息股票;川省鐵路股實用之款,給國家保利股票,余款或附股,或興辦實業,另行規定,不得由股東收回。又議訂與英、德、法、美各銀行600萬鎊借款合同。從而引發四川、廣東、湖南、湖北的保路運動。盛宣懷電四川總督,請出告示,嚴禁罷市、罷課,銷患未萌。電湖廣總督,稱保路風潮只須略有兵威,不煩鎮壓。清朝官員群起指責盛宣懷肇禍,成為眾矢之的。八月十九日,革命黨發動武昌起義,各省相繼獨立響應。盛宣懷電請袁世凱出山,同時向清廷推薦袁世凱。資政院彈劾盛宣懷違憲、亂法、激兵變、侵君權。九月初五日,清政府將盛宣懷革職,永不敘用。盛宣懷離開北京前往日本,唐紹儀重任郵傳大臣。

民國元年(1912年)元旦,孫中山在南京就任臨時大總統,通過其代表告訴盛宣懷,民國對他并無惡感,若肯籌款,自是有功,外間輿論過激,可代為解釋。九月,盛宣懷從日本回到上海。二年(1913年)二月二十二日,漢冶萍公司召開特別股東大會,推選盛宣懷為總理。會后,又被舉為董事長。五月十八日,招商局召開股東大會,選舉董事會,盛宣懷為副會長。盛宣懷認為孫中山在興辦實業方面“有理想而無經驗,不足與謀也”。袁世凱則“措置大局,舉重若輕,實超秩乎漢、宋祖而上之。方之華盛頓、拿破侖亦有過無不及”。當革命黨人發動討伐袁世凱的“二次革命”時,盛宣懷避居青島,迫切希望袁軍獲勝,革命軍速敗。四年(1915年),日本曾威脅利誘盛宣懷同意“中日合辦”漢冶萍公司,遭拒絕。

民國五年(1916年)三月二十五日,盛宣懷病逝于上海,終年73歲。

盛宣懷 - 逃亡前夜

對盛宣懷來說,這是1911年里最驚心動魄和最漫長的一天。

1911年10月25日,是一個風云變色的年頭里毫無看頭的一天。拿得出手的大事,一件都沒有;在歷史上略微留下一點痕跡的,只有當天在北京召開的清政府內閣資政院第二次會議。

資政院是頭一年成立的,目的與5月8日成立的內閣一樣,是為君主立憲改革打前站的,算起來應該視作國會的前身。然而,先有清廷在成立國會的問題上顯示出的決心和誠意不夠,后有四川因保路運動爆發武裝沖突,再繼之以武昌起義,帝國的政治形勢到1911年10月,已經完全失控。中央政權危在旦夕,王朝的覆滅,竟似在覆手之間。資政院會議在此風雨飄搖之際開會,主題十分明確,議員們要討論的是迫在眉睫的愛新覺羅政權的權力危機。而會議一開始,所有的矛頭都指向了一個人。這個人,正是主張“鐵路國有”而引發形勢失控的皇族內閣郵傳部大臣——盛宣懷。

盛宣懷 - 盛宣懷斗胡雪巖

在中國近代工商業發展史上,盛宣懷占有極其重要的位置。他是上海交通大學、天津大學以及張裕葡萄酒公司的創辦者,中國近代的輪船、礦山、電報、鐵路、紡織等產業的建立和發展,無一不是在他的直接控制或參與下完成的。這也導致了他與另一位中國工商巨頭、“紅頂商人”胡雪巖不斷地斗權、斗智、斗法,胡雪巖最終一氣而亡。

架設電報線之爭

19世紀60年代,英、美、法等國數次要求在中國建立電報線,清政府一次次加以拒絕。到了70年代,清廷對列強的設線要求,無論如何也招架不住了,只得同意他們設線,但作了個“電線沉于海底,其線端不得牽引上岸”的規定。然而英美等國對清廷的規定置若罔聞,不僅設海底線,而且架設了岸線。建立中國自己的電報線―――盛宣懷與胡雪巖的心中不約而同地都有了這個念頭,而他們的后臺,分別是李鴻章與左宗棠。此時,左宗棠已被朝廷委派為兩江總督。在他即將赴任時,胡雪巖乘機提出:“左公可知李鴻章打算辦電報的事?左公不日將去兩江,何不也試一試,壓一壓他的氣焰也好!焙⿴r接著解釋了電報的用途:“我們傳送公文,由一個驛站送往下一個驛站。若是架上電桿用電報線,這頭發,那頭就能收到,速度非?。那電報不僅在戰時派上大用場,還有許多商務上的花樣,架好了不盡財源一定滾滾來!弊笞谔穆犃思泵λ蜕献嗾,提出開辦電報和通商救國的要求。李鴻章從李蓮英那里探得風聲,十分生氣,盛宣懷寬慰道:“太后對此事一直猶豫不定,一些王公大臣和各地巡撫都表示電報必驚民擾眾,變亂風俗。左宗棠一咋呼,大家會把反對的矛頭對準他。等他們都爭得疲了,我們的準備工作已經就緒,然后爭取太后同意,在最短的時間內架成電報線!睕]多久,盛宣懷悄悄地帶著李鴻章的親筆信來到上海,請太古輪船公司總經理鄭觀應出山,共商辦電報之事。正如盛宣懷之料,在皇宮里,為辦不辦電報的事,大臣們吵個不停,慈禧認為當務之急是迫使日本歸還琉球群島,電報之事還是從長計議。左宗棠只得兩手空空地南下兩江。胡雪巖暫時辦不成電報,也將全副精力投到他的茶葉、絲綢生意上去了。而鄭觀應看了李鴻章的信,大受感動,離開太古,與盛宣懷一起,開始了辦電報局的準備工作。盛宣懷請示李鴻章后,先在大沽北塘?谂谂_與天津之間架一條電報線,而這里正是李鴻章的防務區。

天津的電報線架成后,李鴻章請醇親王等朝廷顯要親臨試驗,評議很好。李鴻章這才正式奏請,并很快得到批準。1881年盛宣懷被清廷正式委派為電報局總辦,主持電報局工作。和當年主持輪船招商局一樣,盛宣懷以“利商務”為原則,抵制了列強欲占中國利益的企圖,成功地處理了清廷與丹麥大北公司在電報上的國際爭端。他援引清廷關于海線不準上岸的規定,提出拆除丹麥大北公司吳淞線和它在廈門的上岸電報線。盛宣懷明白,如果這件事處理不好,以后的麻煩將接踵而至,電報局將無利可圖。經過盛宣懷幾次交涉,最后丹麥大北公司基本上按盛宣懷的意見將吳淞和廈門的岸線一并拆除。為了阻止英、美在沿海各口岸架線,盛宣懷與英商大東公司進行了談判,在合同中提出“所有沿海各處,無論已、未開口岸,一概不準添小線,所過口岸,亦不得設線端”。

盡管如此,當時電報局的經營仍然十分艱難。因為外國電報局設有海底線,外洋電報暢通與否,都掌握在大北公司和大東公司手中。因此如何與洋人分電報之利,又成了當時的大難題。于是盛宣懷參照輪船招商局與外商訂立合同的做法,與大北和大東公司訂立了齊價合同。盛宣懷主持的電報局對中國商業經濟的發展起到了積極的促進作用。在日后的甲午戰爭等重大歷史事件中,電報作為一種新的技術手段,在傳遞軍事信息、發布作戰命令等方面也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積怨已久又添新仇

通過進軍電報業,盛宣懷加速發展其一生的事業,這也為最終擊敗胡雪巖打下了經濟基礎。胡雪巖以左宗棠為靠山,在數十年間,集商場、洋場、官場勢力于一身,財富愈聚愈多。但他也因此得罪了李鴻章,并最終成了李鴻章和左宗棠官場斗爭的犧牲品。

盛宣懷早年在創辦輪船招商局時,就因胡雪巖的暗施手段而遭到彈劾,丟掉了督辦之職。1878年盛宣懷到湖北勘查鐵礦,開辦荊門礦務總局,又遭到胡雪巖暗中詆毀,中途被調回京城。在創辦電報局的交鋒中,胡雪巖也讓左宗棠利用手中權力設置了重重障礙。天津電報總局成立后,盛宣懷任總辦,任命鄭觀應為會辦,著手在紫竹林、大沽口、濟寧、清江、鎮江、蘇州、上海七處設分局,一切都很順利,惟獨鄭觀應把架設長江電線的計劃呈請左宗棠批準時,遭到拒絕―――后者要在兩江卡盛宣懷的脖子。

與此同時,胡雪巖托熟人混進了盛宣懷辦的電報學堂,弄了幾套密碼出來。接著通過左宗棠上奏朝廷,開始架設長江之線。盛宣懷自然不甘心,先后邀請丹麥大北公司和英國大東公司的負責人密商電報線之事,表示只要他們不向胡雪巖提供電線器材,愿以三倍的價格收購。他還警告他們,胡雪巖大量收購絲繭壟斷原料,也嚴重威脅了洋商的在華利益。如果為胡雪巖提供電線器材,等于為虎投食。胡雪巖曾多次和洋商斗法,大北公司和大東公司的負責人對他并沒有好感,何況盛宣懷又肯出三倍的價錢。雙方于是暗中結盟,共同對付胡雪巖。胡雪巖行事也很有韌性,他不斷派人與大東公司的負責人騰恩和大北公司代表道森交涉,并提高了購買價格。盛宣懷知道以后,就和大北公司商定了一個計謀。一晃一個月過去了,道森才給胡雪巖運來一批器材。胡雪巖喜出望外,很快動工安裝。誰知由于電線器材質量低劣,工程進行不到三分之一就被迫停工了。盛宣懷得信后,迅速把胡雪巖架設電線失利的消息告訴李鴻章,并要李鴻章在朝廷上予以彈劾。不久,李鴻章上書彈劾胡雪巖,說他辦理不力,給朝廷帶來不少損失,要求改派盛宣懷前往辦理。朝廷中許多大臣也紛紛上奏,要求撤換胡雪巖。不久,朝廷下令長江電線速由盛宣懷辦理架設,左宗棠只好拱手把長江電線架設一事交給盛宣懷。擠兌風潮置胡雪巖死地

盛宣懷主持電報局后,實力大增。由于與胡雪巖在很多生意上爭端日多,他謀劃著要給胡雪巖更沉重的一擊。這個機會終于被他等到了。1883年法軍進攻駐越南的清軍,中法戰爭不可避免。在這種情況下,清廷再招左宗棠入軍機。左宗棠南征北戰,每次都要有大筆的銀子作后盾。這回為了準備與法國人交戰,胡雪巖又一次忙得不亦樂乎。而李鴻章和盛宣懷卻趁左宗棠不在兩江,準備向胡雪巖下手。胡雪巖每年都要囤積大量生絲,這生意越做越大,壟斷了生絲市場,控制了生絲價格。盛宣懷抓住這一時機,通過電報掌握胡雪巖生絲買賣的情況,一邊收購生絲,向胡雪巖的客戶出售,一邊聯絡各地商人和洋行買辦,叫他們今年偏偏不買胡雪巖的絲,致使胡雪巖的生絲庫存日多,資金日緊,苦不堪言。

胡雪巖五年前向匯豐銀行借了六百五十萬兩銀子,定了七年的期限,每半年還一次,本息約五十萬兩。上年他又向匯豐銀行借了四百萬兩。這兩筆款子都以各省協餉作擔保。這時候,胡雪巖歷年為左宗棠行軍打仗所籌集的八十萬兩之巨的還款正趕上到期,這筆款雖然是清廷借的,經手人卻是胡雪巖,外國銀行只管朝胡雪巖要錢。這筆借款每年由協餉來補償給胡雪巖,照理說每年的協餉一到,上海道臺府就會把錢送給胡雪巖,以備他還款之用。盛宣懷在此卻動了手腳,他找到上海道臺邵友濂,直言李鴻章有意緩發這筆協餉,時間是二十天。

對于盛宣懷來說,二十天已經足夠了,因為他已經串通好外國銀行,向胡雪巖催款了。這時,左宗棠遠在北京軍機。由于事出突然,胡雪巖只好將他阜康銀行各地錢莊的錢調來八十萬兩銀子,先補上了這個窟窿。他想協餉反正要給的,不過是晚發二十天而已。然而盛宣懷卻給了胡雪巖致命一擊。他通過電報,對胡雪巖一切調款活動都了如指掌,估計胡雪巖調動的銀子陸續出了阜康銀行,阜康銀行正是空虛之際,就托人到銀行提款擠兌。

這些提款的人都是紳商大戶,少則數千,多則上萬。盛宣懷知道,單靠這些人是擠不垮胡雪巖的,他便讓人四處放出風,說胡雪巖積囤生絲大賠血本,只好挪用阜康銀行存款。如今尚欠外國銀行貸款八十萬,阜康銀行倒閉在即。盡管人們相信胡雪巖財大氣粗,但他積壓生絲和欠外國銀行貸款卻是不爭的事實。很快,人們由不信轉為相信,也開始提款。

 擠兌先在上海開始。盛宣懷在上海坐鎮,自然把聲勢搞得很大。上海擠兌發生之時,胡雪巖正在回杭州的船上。此時,德馨任浙江藩司。德馨與胡雪巖一向友好,聽說上海阜康即將倒閉,便料定杭州阜康一定要發生擠兌。他忙叫兩名心腹,到庫中提出二萬兩銀子,馬上送到阜康。杭州的局勢尚能支持,上海那邊卻早已失控了。胡雪巖到了杭州,還沒來得及休息,又星夜趕回上海,讓總管高達去催上海道臺邵友濂發下協餉。邵友濂叫下人假稱自己不在。胡雪巖這時候才想起了左宗棠,又叫高達趕快去發電報。殊不知盛宣懷暗中叫人將電報扣下,左宗棠始終沒能收到這份電報。第二天胡雪巖見左宗棠那邊沒有回音,這才真的急了,親自去上海道臺府催討。但這一回邵友濂真的去視察制造局,溜之大吉了。胡雪巖此時只好把他的地契和房產押了出去,同時廉價賣掉積存的蠶絲,希望能夠捱過擠兌風潮。不想這次風潮竟是愈涌愈烈,各地阜康銀行早已經人山人海,銀行門檻被踩破了,門框被擠歪了,都無人來管。胡雪巖這才明白,有人做了他的手腳。打聽之下,知道是盛宣懷,他不禁暗自嘆了口氣,知道這一回是徹底完了。他毫無氣力地坐在太師椅上,臉如死灰。府內亂糟糟的,不時有人跑來報告新的壞消息。胡雪巖聽著聽著,忽然仰起頭,大吼道:“盛宣懷,我和你沒完!彪S即噴出一大口鮮血,昏了過去。胡雪巖不久即在憂憤中死去。

阜康銀行倒閉,事關重大,邵友濂急忙上報朝廷,左宗棠匆匆從京師趕來。李鴻章派人給盛宣懷送了密信,叫他暫到天津代理海關道臺之職,避避鋒頭。胡雪巖死后,盛宣懷少了一個有力的競爭者,事業蒸蒸日上。1885年,他終于如愿回到輪船招商局擔任督辦,實現了控制招商局的夙愿;并應張之洞之邀,復返湖北籌辦漢陽鐵廠。之后,盛宣懷又受命擔任商務大臣、郵傳部尚書等職。

辛亥革命勝利后,盛宣懷雖失去官職,但仍擔任輪船招商局董事會副會長和漢冶萍公司的董事長。1916年4月27日,盛宣懷在上海去世,終年72歲。

盛宣懷 - 科舉場上的失意人

盛宣懷,1844年出生。祖父盛隆,舉人出身,當過浙江海寧州知州;父親盛康,進士出身,當過布政使。盛家雖也可謂是書香門第,但祖父兩人都比較注重社會實際問題的研究,對孩子的“學歷”教育抓得不是很緊,盛宣懷有時隨父親居住官邸,開闊眼界,增長見識;有時回到老家盛氏府第,攻讀經書,接受傳統教育,其間,他也并非心無旁騖,而是經常參與設義莊、增祭田、建義學、修宗譜等具體事務的規劃。

成長于這樣一種環境的盛宣懷,八股文章了了,應試能力平平,所以他在1866年考中秀才后,鄉試三次不中。然而,盛宣懷落榜不落志,慨然以匡時濟世自期,從此絕意科舉,積極致力于“有用之學”,對天下之事,均“事事研求”。

洋務派中的佼佼者盛宣懷畢竟是一個有家庭背景的人,雖然沒有正規文憑,但“找工作”并非難事,1870年經人推薦,盛宣懷來到湖廣總督李鴻章幕府做了機要秘書。一方面有貴人提攜,另一方面盛宣懷也確有真才實學,所以隨侍李鴻章期間,他“磨盾草檄,頃刻千言,同官皆聯手推服。歷練日深,聲譽日起!笔艽骨嗟氖⑿麘言谝喙僖嗌痰牡缆飞,特別是洋務事業中如魚得水,其匡時濟世的抱負也得以施展。

據史料記載,在洋務派掌握的輪、電、煤、紡四大企業中,盛宣懷直接管理的有三大企業;在出任郵傳部右侍郎時,該部主管的鐵路、電報、航運、郵政事務中,前三項皆為盛宣懷創辦。而且他還創辦了中國第一家電信企業、第一家內河航運公司、第一條南北鐵路干線、第一家國人自辦的中國通商銀行、第一個鋼鐵聯合企業等等,作為中國當時最大的工商業資本家和全國首富,盛宣懷享有“商父”之譽,實不為過。

在當時,清政府當權者也都給予了盛宣懷很高的評價。李鴻章自不必說,屢屢向朝廷推薦:盛宣懷必能干濟時艱,為國大用;洋務派的首領人物張之洞也稱贊盛宣懷是通曉“官法”、“商業”和“洋務”的能人;甚至連慈禧太后也曾說過:今日看來,盛宣懷是不可少之人。所以,在仕途之上,盛宣懷也很順利,曾先后任天津海關道、大常寺少卿、會辦商務大臣、郵傳部尚書等職。

盛宣懷的經世之才也得到孫中山的賞識,在成立中華民國之后,身為臨時大總統的孫中山通過其代表招募盛宣懷,并表態“外間輿論過激,可代為解釋”,然而盛宣懷卻認為孫中山在興辦實業方面“有理想而無經驗,不足與謀也”!

盛宣懷 - 教育史上的留名人

高等學府,古已有之,但把高等學府稱為“大學”,在我國則是清朝末年之事。1895年(光緒二十一年),被譽為“東方康乃爾”的天津北洋大學堂(現天津大學的前身)創立,這就是我國第一所新式大學。在當時,其頭等學堂的畢業生可免試進入美國哈佛、耶魯等著名大學。有意思的是,出任該學堂的首任督辦,也就是我國的第一位大學校長,竟是素有中國“商父”美譽的盛宣懷。以“銅臭”之身,聚書香之氣,盛宣懷在中國教育史上的地位的確耐人尋味。

盛宣懷與中國現代教育有著不解之緣,其創辦北洋大學堂僅僅是一個開始。盛宣懷為什么如此熱心教育事業,究其原因,恐怕與他自身的經歷有著非常重要的關系。一方面他是傳統科舉制度的受害者,另一方面,與“西學”相似的經世之學使他終生受益,特別是通過從事洋務事業,他深知“西學”的重要,卻又深感自身知識的不足,在具備一定經濟基礎之后,捐資建學便是順理成章的事了。所以說,盛宣懷堪稱我國捐資創辦大學的始作俑者,而且在他的整個辦學理念中,莫不閃現著“經世致用”的光輝,他為北洋大學堂定下的校訓就是“實事求是”,這個治學理念延續至今,始終未改。

甲午戰爭后,盛宣懷更是堅定了自己的信念,他認為國家欲圖自強,籌設學堂、培育人才是關鍵。他在給朝廷的奏折中說:“自強首在儲才,儲才必先興學”、“西國人材之盛皆出于學堂”。在他的倡議下,1895年10月2日,光緒帝御筆欽準設立北洋大學堂,這一天也成為中國第一所大學建校紀念日。

北洋大學堂創建后,盛宣懷秉承“事事研求”的人生宗旨,不斷豐富和完善“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辦學方針,形成了“西學體用”的思想理念。首先,他采用專家辦學模式,奏明皇帝“須遴選深通西學體用之員總理”,聘請美國教育家丁家立具體掌管設在天津的大學堂,并聘請了一批外籍教員。其次,針對當時清王朝在處理內政外交上急需熟悉法律的人才,以及急需開發礦業資源、發展機械加工工業的實際,開設了法律、土木工程、采礦冶金、機械工程等學科,并隨著事業的變化,及時改變專業設置,添設新的專業。第三,盛宣懷認為“師范、小學尤為學堂一事務中之先務”。所以他又開始了培植師資和生源的工作,1897年他建立了我國教育史上第一所新式師范學院,以及第一所外院(即小學),連同相當于大學附中的北洋大學堂二等學堂,形成了較為完善的三級學制,為中國新式系統學制的建立奠定了基礎。第四,盛宣懷注意因材施教,因人而異,培養專門人才。學生入頭等學堂先學習第一年基礎功課,學完后,由總辦、總教習察看每一個學生的資質,酌定今后的學習內容;即便是出國留學,也要根據每人的資質,選其專門學科去深造。第五,確立了“嚴謹治學,嚴格教學要求”的校風。

盛宣懷除了創辦了北洋大學堂外,他還創設了南洋公學(今上海交通大學)、南洋公學附設譯書院、電報學堂等。為適應清政府經濟特科的選拔,他精心開辦了“特班”,專門培養政府官吏,如為發展鐵路事業,開辦了“鐵路班”。

盛宣懷與大學教育的淵源并不只體現在他親自創辦的這些學堂上,1916年4月27日他去世之后,其十余萬卷的藏書被民國政府一分為三,分別給了圣約翰大學、上海交大和山西銘賢學校。解放后,這些藏書的分配又被作了重新調整,安徽大學、華東師大、山西農大成為新的受益者。甚至連盛宣懷與朋友來往的六百封信札,也被香港中文大學所收藏。

盛宣懷 - 人物評價

慈禧太后對盛宣懷的評價:“盛宣懷為不可少之人” 

李鴻章對盛宣懷的評價:“志在匡時,堅韌任事,才職敏瞻,堪資大用!  

張之洞對盛宣懷的評價:“可聯南北,可聯中外,可聯官商! 

孫中山對盛宣懷的評價:“熱心公益而經濟界又極有信用!

《清史稿》十分詳細地記錄了鐵路國有化導致帝國覆滅的整個過程,它最后給出的結論是:“宣懷侵權違法,罔上欺君,涂附政策,釀成禍亂,實為誤國首惡!

盛宣懷開始是在李鴻章軍前當幕僚,后以襄助李鴻章主辦洋務企業逐步起家,歷任山東登萊青道兼煙臺海關監督、天津海關道、大理寺少卿、工部左侍郎、郵傳部右待郎、郵傳部尚書和郵傳部大臣等職,也成為晚清政府的重要官員。盛宣懷地位的重要性,不在于官,而在于他掌握和控制了當時的主要近代企業。舊中國第一家自辦最大近代航運公司招商局,第一家自辦的也是唯一的電報局,規模宏大的煤鐵鋼聯合企業——漢冶萍煤鐵廠礦公司和最大的紡織廠一華盛紡織廠,舊中國自辦的主要鐵路干線和第一家銀行—一通商銀行,等等,都是由他創辦、主持和控制的。另外,他還興辦了舊中國最早的天津北洋大學堂,上海南洋公學等新式學校。舊中國近代化第一階段中創建起來的主要近代工礦交通運輸和金融企業,大半通過盛宣懷之手,也就是說,盛宣懷是舊中國第一代資本主義近代化的奠基人,也是舊中國新興資產階級的領袖人物,過去把他簡單地說成是“官僚買辦”,同樣有失公允。

盛宣懷的主要過失同樣在于:沒有能在興辦近代企業奠定資本主義經濟基礎的同時,突破封建政治體制的上層建筑,建立與之相適應的民主政治,反而利用控制近代企業的能量,向晚清政府謀求“高官”,使自己陷入封建政治體制的旋渦。

正如夏東元在《盛宣懷傳》代序中所說:“終其生未能克服保守政治主張與進步的經濟實踐間的矛盾!睉{盛宣懷創建近代企業的經濟實踐,他對封建政治體制和封建傳統思想的危害性,應該比李鴻章有更深的感受。所可惜的是,他在政治思想上,同樣未能沖出兩者的牢籠,始終站在晚清政府反動保守的立場。

在戊戌維新運動中,他公開提出與康、梁等人相對立的變法方案,說什么“中國的根本之學不必更動,止要兵政、工政兩端采取各國之所長!痹诎藝撥娙肭謺r,他為了維護近代企業的安全,積極創議和組織“東南互!,雖然違反了慈禧的意旨,但又和列強的侵略利益相一致。

1911年5月9日,在他郵傳部大臣任內宣布的“鐵路干線國有”命令,成為爆發辛亥革命的導火線。辛亥革命爆發以后,他又竭力動員袁世凱出山,積極參預調兵運糧,企圖撲滅革命烈火,挽救晚清政府,終于成為辛亥革命的打擊對象。其結果是:他死保的晚清政府還是壽終正寢,他做大官的迷夢到底不得不破滅,他的近代化事業也大大受到干擾和影響,未能獲得正常的發展?傊,李鴻章與盛宣懷,在中國大地上,首先創建近代企事業,是為中國第一代資本主義近代化立下了大功;而他們的未能沖破封建政治體制和封建傳統思想的牢籠,成為舊中國第一代近代化失敗的關鍵,又是主要的過失。

TAGS: 上海晚清時期人物 中國人 中國歷史人物 書法家 各國人物 各地中國人 各職業人物 常州人 江蘇人 清朝人 社會科學人物
名人圖文
  • S.H.E
    S.H.E,臺灣女子演唱組合,成員包括Selina、Hebe和Ella。2001年9月11日發行首張專輯《女生宿舍》正式出道。2002年8月發行專輯《美麗新世界》,憑此...
  • 斯科特·斯凱爾斯
    斯科特·斯凱爾斯(Scott Skiles),1964年3月5日出生于美國印第安納波利斯。前美國職業籃球運動員、現任籃球教練 。曾經作為職業球員在NBA打...
  • 石達開
    石達開(1831年3月—1863年6月27日),小名亞達,綽號石敢當,廣西貴縣(今貴港市)客家人,祖籍地在今廣東省和平縣。石達開是太平天國主要將領之一...
  • 湯恩伯
    湯恩伯(1900年9月20日-1954年6月29日),原名湯克勤,字恩伯。浙江省武義縣人。湯恩伯為職業軍人;曾擔任中華民國陸軍二級上將,1937年七七事變爆...
  • 陶峙岳
    陶峙岳(1892年-1988年12月26日),又名陶紀常、陶鋤,號岷毓,湖南省寧鄉縣人。1927年加入中國國民黨后參加北伐戰爭。七七事變后任第八師師長,赴...
  • 陶澤如
    陶澤如,1953年12月7日出生于南京,中國大陸男演員。1973年,進入南京藝術學院戲劇系話劇表演專業學習。1977年,任南京市話劇團演員。1989年,憑借...
名人推薦